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查德卿

蟾宫曲·层楼有感(查德卿)

《蟾宫曲·层楼有感》是元代文人查德卿所作的一首小令,选入《元曲三百首》。此曲抒发作者登上高楼之后,目睹江山渺小,夕阳西下,江水东流,所引发的人生感慨和无法排解的忧思。李白“举杯销愁愁更愁”和李贺“遥望齐州九点烟”的意念,深刻地影响着查德卿的构思。可惜的是查氏此曲,虽然也深沉而悲凉,但缺乏李白、李贺作品中那种深厚的精神内涵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原文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倚西风百尺层楼,一道秦淮①,九点齐州②。塞雁南来,夕阳西下,江水东流。愁极处消除是酒,酒醒时依旧多愁。山岳糟丘,湖海杯瓯。醉了方休,醒后从头③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注释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①秦淮:水名,自句容、溧水流经金陵,入长江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②九点齐州:九州,指天下全境。李贺《梦天》:“遥望齐州九点烟。”齐州,神州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③糟丘:酒糟堆积成山。瓯:原指盆盂之类的器皿,这里指酒杯。醒后从头:酒醒之后从头再饮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翻译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秋风之中,我倚立在高高的楼上,看秦淮河一道分明,神州大地却是那样微茫。塞外的大雁飞到了南方,夕阳在西天沉落,大江东流,浩浩荡荡。悲愁到了极点,只能借酒抵挡,可酒醒后又恢复了无尽的忧伤。最好是山岳都堆满了酒糟,把湖海都当做杯觞。直到醉了才停止痛饮,而醒来后又重新斟满酒浆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赏析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登高必赋”,据说这是孔夫子的训诲(见《韩诗外传》),而古代文人登高所赋出的,十有八九是愁怀。这是因为俯视苍茫,直接将“我”与“物”对立观照的缘故。所以登高的作品,必自目接的外物入手,本曲也不例外。起句在言明登高处所、点出时令之后,即用两组对仗共五句的篇幅写景。“一道秦淮”是近景,可见“层楼”地处今南京市内。“九点齐州”是远景,也是虚景,它源自李贺《梦天》的名句“遥望齐州九点烟”,是说从天上望下,中国的九州大地犹如九点细小的烟尘,这显然是古代任何“层楼”建筑所无法获现的视像。曲中这种夸侈的描写,已表现出诗人茫远的心绪。“塞雁”三句鼎足对,分别以“南来”、“西下”、“东流”显示诗人登高四望的情态,而这三句景语,又蕴涵着时间流逝的意象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愁极处消除是酒”,故作一折,反衬出“酒醒时依旧多愁”的触目惊心。这种写法,同李白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销愁愁更愁”的名句一样,回环反复,使人过目难忘。但尽管如此,作者依然一杯一杯,“醉了方休,醒后从头”,不断重复着“愁—酒—愁—酒……”的流程,这就显示了他登楼愁绪的深重,也表现了他对现实人生的抗争。“山岳糟丘,湖海杯瓯”是一举两得的奇语,它既以外物形象在空间大小上的对比变换回应了“百尺层楼”的高迥,又以夸诞豪放的造诣渲染了纵酒表象下的“愁极”实质。全曲前半写“层楼”登眺,后半写“有感”,章法井然,而状景高旷,抒慨激励,体现了散曲豪放一派的风格特色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查德卿

查德卿,生平、里籍均不详。元·钟嗣成《录鬼簿》失载。明·朱权《太和正音谱》将其列于“词林英杰”一百五十人之中。明·李开先评元人散曲,首推张可久、乔吉,次则举及查德卿(见《闲居集》卷五《碎乡小稿序》),可见其曲名较高。其散曲作品内容有吊古、抒怀、咏美人伤离情之类,风格典雅。

友情链接: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