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胡祇遹

喜春来·春景(胡祇遹)

《一半儿·败荷减翠菊添黄》是宋末元初文学家胡祗遹(zhī  yù)所作的一首小令,选入《元曲三百首》。这是一首晚春之歌,通篇充溢令人迷醉的暮春气息。蜜蜂儿在加紧地采花酿蜜,燕子在勤快地筑巢,似乎万物都在尽情地享用春天。而曲中的主人公,那位睡美人,却仍沉醉在春梦里,窗外黄莺儿的啼唱,蜂儿的嗡嗡飞舞,燕子的雕梁呢喃,都在簇拥着她的梦。小曲没有着笔她的容颜,但最后二句已让读者感应到她的娇嗔。作者着意烘托这位睡美人,但随意着笔,竟浑然无迹。语言流利、自然,是本色与文采的巧妙融合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原文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残花酝酿蜂儿蜜,细雨调和燕子泥。绿窗春睡觉来①迟。谁唤起,窗外晓莺啼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注释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①觉来:醒来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翻译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春花虽然已经开始飘零,蜜蜂还是忙碌地在其间穿行,采集的花粉足以把蜜儿酿成。细雨润湿了泥土,正有助于燕子筑巢的经营。春困着人,美美的一觉好迟才醒,但见窗外一片葱青。是谁把我唤出了梦境?哦,原来是晓窗外鸣唯的黄莺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赏析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元散曲有“逢偶必对”的说法,曲作者也多在对仗上用尽心力。散曲中以对偶句起首,往往有领起全篇的作用,而这支曲子尤具特色。从形式上看,它对得十分工整:“酝酿”与“调和”都是由两个动词组成的复合词;“蜂”与“燕”均属动物门;尤其是“儿”与“子”虽是词缀,本身却是天衣无缝的工对。杜甫《水槛遣心》诗中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一联为人称道,也正是利用了这种词性的转化。然而正因为用了“蜂儿”和“燕子”的通俗口语,又使人觉得这两句对仗亲切自然,毫不费力。再从内容上看,尽管“残花”、“细雨”,却未对春景造成任何破坏或遗憾的影响,相反倒是成全了蜂儿和燕子;而从蜂酿蜜、燕衔泥的各得其所中,又反映出了春天万物的宁谐与安欣。日后关汉卿《诈妮子调风月》杂剧第二折,便写道:“你又不是‘残花酝酿蜂儿蜜,细雨调和燕子泥’。”已将二句作为习语使用,可见它们在当时脍炙人口,流传广远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这一起首既是“赋”(铺叙描写),又兼有“兴”(以意境领起下文)的功能,从春景的谐和安恬中,转出了诗人绿窗高卧的闲适情形。小令的后三句,其实就是孟浩然《春晓》中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”境界的再现。不过也有不同之处,即本篇在“觉晓”与“闻啼鸟”之间有一段过渡的间隙,在此间隙中诗人处于一种物我两忘的冲和的心态之中。四、五两句的自问自答,就说明了这一点。作者睁开惺松睡眼,最初只感到闲适,顶多是觉得自己醒来迟了,过一会才想起要追究一番醒来的原因。于是动问一声:“谁唤起?”这一问又把“窗外晓莺”拉进了作品。结果不仅补充了“春景”的画面,更重要的是添足了春天可爱可悦的况味与氛围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提到本曲与孟浩然《春晓》的比较,更有在创作心理上“刻意”与“漫意”的区别。孟诗的后两句是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,很明显前两句是铺垫,后两句才是匠心的表现,讲究的是章法上的顿挫奇变。本篇意境与之相似,却信笔铺景,并不细求起承转合的结果,甚至前两句与后三句见不出时间上的密切联系(也可以说是把孟浩然的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提前表现了)。这说明本篇作者是在漫记春日的见闻、感受,只求写出心中即时的情兴,而不求斟酌细节、经营奇笔。这种适意即可的写作动机,是由散曲最初的自娱性所决定的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胡祇遹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