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吴文英

风入松·听风听雨过清明(吴文英)

《风入松·听风听雨过清明》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作品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首词是暮春忆旧怀人之作。上阕寓情于景。写词人在清明前后的风雨中,起草葬花词,以示对故人的怀恋。下阕抒发作者对意中人的刻骨相思。昔日两人曾共游西园,而今却独自徜徉。景象“依旧”人事全非,这时词人进入了自己所制造的想象世界:黄蜂在佳人抓过的秋千索上扑飞,石阶因佳人未来而长满青苔!在这里,情绪的表达和意境的想象达到前无古人的美伦美奂境界,准确地表达出主人公的内心感受。此种艺术手段,确实称得上“词中高境也。”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原文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听风听雨过清明,愁草瘗花铭。楼前绿暗分携路,一丝柳,一寸柔情。料峭春寒中酒,交加晓梦啼莺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西园日日扫林亭,依旧赏新晴。黄蜂频扑秋千索,有当时、纤手香凝。惆怅双鸳不到,幽阶一夜苔生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注释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①草:草,起草,拟写。愁草,没有心情写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②瘗(yì):埋葬。铭,文体的一种。庾信有《瘗花铭》。古代常把铭文刻在墓碑或者器物上,内容多为歌功颂德,表示哀悼,申述鉴戒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③分携:分手,分别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④绿暗:形容绿柳成荫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⑤料峭:形容春天的寒冷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⑥中酒:醉酒。见张先青门引·乍暖还轻冷》注①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⑦交加:形容杂乱。见秦观望海潮·梅英疏淡》注⑥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⑧双鸳:指女子的绣花鞋,这里兼指女子本人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翻译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清明节,我在听着风雨声中度过,愁绪满怀,也懒得写《瘗花铭》之类的文字。楼前我们分手的路上已被浓绿遮暗,那一缕缕柳丝啊,都牵动我一寸寸柔情。春寒尚料峭,我终日被酒所困,晓梦惊醒时,耳边尽是纷乱的莺声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西园里的林园亭台,我天天都要打扫,我也依然像过去一样好欣赏雨后新晴。黄蜂不断地飞扑着鞦韆上的绳索,怕是绳上还留着你纤手的芳香罢。我为园中再也见不到你的足迹而惆怅,寂静无人的石阶上,一夜之间都长满了青苔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赏析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这是西园怀人之作。西园在吴地,是梦窗和情人的寓所,二人亦在此分手,所以西园确是悲欢交织之地。梦窗在词中常提到此地,可见此地实乃梦萦魂绕之地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词的上片情景交融,意境有独到之处。前二句是伤春,三、四两句写伤别,五、六两句则是伤春与伤别的交融,形象丰满,意蕴深邃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听风听雨过清明”,起句貌似简单,不像梦窗绵丽的风格,但用意颇深。不仅点出时间,而且勾勒出内心细腻的情愫。寒食、清明凄冷的禁烟时节,连续刮风下雨,意境凄凉。风雨不写“见”而写“听”,意思是白天对风雨中落花,不忍见,但不能不听到;晚上则为花无眠、以听风听雨为常。首句四个字就写出了词人在清明节前后,听风听雨,愁风愁雨的惜花伤春情绪,不由让读者生凄神憾魄之感。“愁草瘗花铭”一句紧承首句而来,意密而情浓。落花满地,将它打扫成堆,予以埋葬,这是一层意思;葬花后而仍不安心,心想应该为它拟就一个瘗花铭,瘐信有《瘗花铭》,此借用之,这是二层意思;草萌时为花伤心,为花堕泪,愁绪横生,故曰“愁草”,这是三层意思。词人为花而悲,为春而伤,情波千叠,都凝炼在此五字中了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楼前绿暗分携路,一丝柳,一寸柔情”,是写分别时的情景。梦窗和情人在柳丝飘荡的路上分手,自此柳成为其词中常出现的意象。古代有送别时折柳相送的风俗,是希望柳丝能够系住将要远行的人,所以说“一丝柳,一寸柔情”,可谓语浅意深。“料峭春寒中酒,交加晓梦啼莺”,伤春又伤别,无以排遣,只得借酒浇愁,希望醉后梦中能与情人相见。无奈春梦却被莺啼声惊醒。这是化用唐诗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。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”之意。上阙是愁风雨,惜年华,伤离别,意象集中精炼,而又感人至深,显出密中有疏的特色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下片写清明已过,风雨已止,天气放晴了。阔别已久的情人,怎么能忘怀!按正常逻辑,因深念情人,故不忍再去平时二人一同游赏之处了,以免触景生悲,睹物思人。但梦窗却用进一层的写法,那就是照样(依旧)去游赏林亭。于是看到“黄蜂频扑秋千索”,仿佛佳人仍在。“黄蜂”二句是窗梦词中的名句,妙在不从正面写,而是侧面烘托,佳人的美好形象凸现出来。怀人之情至深,故即不能来,还是痴心望着她来。“日日扫林亭”,就是虽毫无希望而仍望着她来。离别已久,秋千索上的香气未必能留,但仍写黄蜂的频扑,这不是在实写。陈洵说:“见秋千而思纤手,因蜂扑而念香凝,纯是痴望神理。”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结句“双鸳不到”(双鸳是一双上面绣有鸳鸯的鞋子),明写其不再惆怅。“幽阶一夜苔生”,语意夸张。不怨伊人不来,而只说“苔生”,可见当时伊人常来此处时,阶上是不会生出青苔来的,现在人去已久,所以青苔滋生,但不说经时而说“一夜”,由此可见二人双栖之时,欢爱异常,仿佛如在昨日。这样的夸张,在事实上并非如此,而在情理上却是真实的。陈洵《海绡说词》说:“思去妾也。此意集中屡见。《渡江云》题曰‘西湖清明’是邂逅之始,此则别后第一个清明也。‘楼前绿暗分携路’,此时觉翁当仍寓西湖。风雨新晴,非一日间事。除了风雨,即是新晴,盖云我只如此度日。扫林亭,犹望其还赏,则无聊消遣。见秋千而思纤手,因蜂扑而念香凝,纯是痴望神理。‘双鸳不到’,犹望其到;‘一夜苔生’,踪迹全无,则惟日日惆怅而已。”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说:“情深而语极纯雅,词中高境也”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吴文英
吴文英简介

吴文英,宋代词人。字君特,号梦窗,晚号觉翁,四明(今浙江宁波)人。原出翁姓,后出嗣吴氏。一生未第,游幕终身。绍定(宋理宗年号,1228—1233)中入苏州仓幕。曾任吴濳浙东安抚使幕僚,复为荣王府门客。出入贾似道、史宅之(史弥远之子)之门。知音律,能自度曲。词名极重,以绵丽为尚,思深语丽,多从李贺诗中来。有《梦窗甲乙丙丁稿》传世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