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古风(李白)

原文
古风(五十九首选四)
燕昭延郭隗
燕昭延郭隗,遂筑黄金台。
剧辛方赵至,邹衍复齐来。
奈何青云士,弃我如尘埃!
珠玉买歌笑,糟糠养贤才。
方知黄鹤举,千里独徘徊。
 
注释
“燕昭”四句:战国时燕昭王即位时,燕国刚刚经历了三年内乱,又遭到齐国的入侵,人心离散,国家残破不堪。燕昭王从头收拾旧山河,他卑身厚币,广招贤才,先拜身边的郭隗为师,并为他建造了高大精美的屋舍。这件事传开后,乐毅自魏国来,邹衍自齐国来,剧辛自赵国来,燕国集聚了一大批人才。燕昭王在这些人才的辅佐下,经过二十八年的恢复和发展,燕国国力强盛,士卒乐战,成为当时的强国。
青云士:位高名显的人。
“珠玉”两句:比喻当权者只知道奢侈享受,不重视人才。
“方知”两句:比喻杰出的人才志向远大,不为世俗所了解。
 
赏析
黄金台是历代文人歌咏的主题之一,因为它是重视人才的象征。
《战国策》和《史记》中都记载了燕昭王招贤纳士、富国强兵的史事,但《战国策》和《史记》都没有燕昭王为招揽人才而筑黄金台的记载,只是为郭隗“筑宫而师之”,“改筑宫而师事之”。黄金台现象经历了一个由“筑宫”到“筑台”再到“筑黄金台”的长时期的演变过程。
 
从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,燕昭王“筑台”说始见于东汉末年,孔融在《论盛孝章书》中提到“昭王筑台以尊郭隗”。到南北朝时期,已演变成筑“黄金台”,并广为人们所熟知。南朝文学家鲍照在其《代放歌行》中吟咏:“夷世不可逢,贤君信爱才。明虑自天断,不受外嫌猜。一言分爵,片善辞草莱。岂伊白璧赐,将起黄金台。”可以说,黄金台是文人才子加工和想象的产物。
 
这是很容易理解的。在春秋战国诸侯争霸的特定历史时期,此处不留人,自有留人处。在楚国没有出路,可以到晋国去混饭吃;魏国不重用我,我完全可以到吴国寻找机遇。你信任我,我就留下来好好干;你怀疑我,我就跑到其他国家去。诸侯得人者昌,失人者亡,人才处于和一国之主分庭抗礼的崇高地位。
 
及至天下一统,全中国只有一个朝廷和一个皇帝的时候,才子们左右逢源的环境消失了。不管合不合你的胃口,你都得服从当今皇上。你的个性不重要,你的特殊才干也不重要;揣摩帝王将相们的喜怒哀乐很重要,屈伸变化很重要。要么站在午朝门外山呼万岁,做一名老老实实的臣子;要么隐居在山中水边,与麋鹿为友,逍遥一生。而要想实现所谓治国平天下的宏伟抱负,建功立业,流芳百世,那你别无选择,先当孙子吧!于是一到牢骚满腹的时候,才子们就吟咏起黄金台来。礼贤下士的燕昭王就自然而然地被神化,成为英明君主的代表,为争取人性尊严的后世才子们顶礼膜拜;而黄金台也变成了价值和尊严的符号,寄托着封建专制下的梦想和呼唤。
 
西上莲花山
西上莲花山,迢迢见明星。
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。
霓裳曳广带,飘拂升天行。
邀我登云台,高揖卫叔卿。
恍恍与之去,驾鸿凌紫冥。
俯视洛阳川,茫茫走胡兵。
流血涂野草,豺狼尽冠缨。
 
注释
莲花山:西岳华山的最高峰莲花峰。
迢迢见明星:远远地望见华山玉女。迢迢,远远地;明星,华山玉女,华山上面的神仙。
素手把芙蓉,虚步蹑太清:素手,洁白的手;把,拿着;芙蓉,莲花;虚步,凌空而行;蹑,脚步轻盈;太清,天空。
霓裳曳广带:霓裳,衣服雪白轻盈,像是用云霞做成;曳,拖着;广带,衣带又长又宽。
云台:华山东北部的云台峰。
高揖卫叔卿:高揖,作揖时双手抱拳,高举过头;卫叔卿,据
《神仙传》载,卫叔卿服用云母成仙,曾乘云车、驾白鹿去见汉武帝,但皇帝把他当作臣子接待。于是大失所望,飘然离去。后来人们在华山高高的山岩之间看到过他。
恍恍:恍惚间。
凌紫冥:凌,飞翔;紫冥,遥远的太空。
胡兵:安史之乱中安禄山的军队。
涂:沾满。
豺狼尽冠缨:安禄山占领洛阳以后,自称皇帝,封官赏爵。豺狼,指叛军和投降叛军的人;冠缨,做官的标志。
 
赏析
当动乱终于爆发,人民被任意屠杀的时候,人间充满了罪恶,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。
昔日道貌岸然的王公大臣,这时也撕下满口仁义道德的面具,纷纷投降叛军,邀官请赏;占领了洛阳的叛军登上了金銮殿,他们终于坐上了昔日想都不敢想而今就在眼前的宝座。面对卑躬屈膝的文武大臣,他们得意扬扬,喜出望外。
 
唐王朝完蛋了,这是它咎由自取。自以为天下无事,于是奢侈享受,不思进取,任人唯亲,奸臣当道。
但老百姓有何罪过?诗人满腔悲愤,从远离人间的理想世界注视着这个毁灭的世界。
 
碧荷生幽泉
碧荷生幽泉,朝日艳且鲜。
秋花冒绿水,密叶罗青烟。
秀色空绝世,馨香谁为传?
坐看飞霜满,凋此红芳年。
结根未得所,愿托华池边。
 
注释
冒:覆盖着。
罗:笼罩着。
空:徒劳。
坐:白白地。
未得所:不是地方,不合适。
华池:华贵的水池,这里比喻朝廷。
 
赏析
你有没有注意过荒野里或者角落里自生自灭的鲜花?开放在道路两旁的花朵,是有机会得到观赏和垂爱的。一批又一批的游客走过,在她旁边流连不已,拍照合影,甚至摘一朵两朵,回家插在花瓶里。而野地里或墙角里寂寞地开着的花儿,除非你忽然想离开众人,或者你突然想打破常规,寻找一些新颖而独特的感受,否则她们是不会跃入你的眼帘的。没有人欣赏,甚至没有同伴,她独自在那里开放着。
 
当你游山玩水的时候,你有没有注意过幽深的溪谷里生长着的奇花异草?她们是那么的秀美,在污染着的人间是根本看不到的。她们临水照影,水是那么清,风姿是那样优雅。静谧的山谷里响着和谐的音乐,画着浑融的图画。
 
诗人李白就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一朵孤独地开着的鲜花。清澈的泉水洗清了她的神和骨,朝霞和山露滋养着她的肌肤,绿水青烟,风华绝代。但是谁愿意把她的芬芳告诉所有人,让所有人都知道,都来欣赏呢?花季过去了,鲜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,草木凋零,她又白等了一年。
 
读者啊,在走路的时候,你有没有被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吸引过?请你循迹走上前去吧!而且,亲爱的读者啊,当你遇到枯萎了的树木花草,不要嘲笑她的难看和无精打采。要知道,她是也有过花季的!
 
登高望四海
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!
霜被群物秋,风飘大荒寒。
荣华东流水,万事皆波澜。
白日掩徂晖,浮云无定端。
梧桐巢燕雀,枳棘凄鸳鸾。
且复归去来,剑歌《行路难》。
 
注释
何漫漫:何,多么;漫漫,无边无际。
被:披,覆盖的意思。
大荒:广阔的原野。
荣华东流水,万事皆波澜:比喻荣华富贵容易消失,万事万物变化无常。
白日掩徂晖,浮云无定端:指皇帝被蒙蔽,统治者反复无常。掩,掩盖;徂晖,余晖;定端,一定的方向。
梧桐巢燕雀,枳棘栖鸳鸾:梧桐原为鸾凤待的地方,现在反为燕雀所占;灌木丛本来是小鸟活动的场所,现在却让鸾凤待在那里。巢,做窝;枳棘,灌木丛;鸳,通“ ”;鸾,鸾凤, 和鸾凤同类,只在梧桐树上歇息;燕雀,比喻奸佞小人;鸳鸾,比喻忠良贤人。
且复归去来:且复,让我再一次;归去来,离开这个恶俗的环境,东晋诗人陶渊明有《归去来兮辞》,写他厌弃官场,向往归隐的志趣。
剑歌《行路难》:剑歌,弹剑唱歌;《行路难》,乐府歌曲,多抒发人世艰难的主题。
 
赏析
站在高处,李白体验到了虚无。四处遥望,天地无边无际,茫茫宇宙之中,一切都显得渺小。眼前遍地白霜,一片秋色,草木枯萎,叶黄茎断,原野里秋风肆虐,萧条凄凉。
 
流水无语东去。水面上一层层的波浪前后相继,起了又平,平了又起,最后消失在远方。诗人入世以来,苦乐无数,荣辱无数,起伏无数,希望绝望无数,现在都在河水里。
 
夕日西下,残阳半明,感受不到温暖。旁边的浮云遮蔽着它,不时变换嘴脸,而且游移不定。诗人想到了朝廷,想到了皇帝和他周围的文人学士,想到了大唐王朝的气运。在秋天的余晖里,诗人看到了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之间的一致。归去来!行路难!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