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子夜吴歌(李白)

原文
子夜吴歌(四首选二)
长安一片月
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。
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。
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?
 
注释
捣衣:古代做衣服的时候,先将浆染过的布料放在砧上,用杵捣平捣软。
玉关:即玉门关。
平胡虏:平定侵扰边境的敌人。胡虏,对敌方的蔑称。
良人:指驻守边地的丈夫。罢:结束。
 
赏析
《子夜吴歌》又叫《子夜四时歌》,原是古代南京一带的民歌,有春歌、夏歌、秋歌和冬歌四首组成。李白这组诗也有四首,春歌和夏歌分别演绎罗敷和西施的故事。这里选的是秋歌和冬歌,写的是家乡的亲人为边疆战士准备寒衣。
 
在古代,秋天是准备过冬衣服的时候。古代做衣服,先织布,再浆染,最后裁剪缝制成衣服。于是,秋风起来的时候,古老的中国大地上,家家户户响起捣衣的杵声。它们连成一片,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道风景。在这个群体中,诗人李白关注社会问题的眼睛发现了一类人,这就是边防战士的家庭。这些家庭在干吗呢?也在预备寒衣。她们与其他家庭有什么不同吗?有。与其他家庭相比,多了一层思念,多了一些渴望。
 
秋风起来的时候,家乡的亲人想到了边疆的亲人。唐代人服兵役,是要自己解决服装问题的。因此,当秋风来到长安,在思念着亲人的同时又增添了更加实际的关怀。家乡已经凉了,而边疆恐怕已经冷了吧?亲人身上的衣服恐怕已经显得单薄了吧?想着他们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,家乡的妻子们忙开了。
 
于是月光如水的长安城,到处都响起捣衣声。在这铺天盖地的捣衣声中,满含着对亲人的思念。在这漫长而凄清的夜里,伴随着一下一下的杵声,恐怕还浮想着对亲人近况的猜度和往日在家的美好回忆。这种伴随着制衣过程的心理活动,总是围绕着出征的亲人。想想别的事情吧,也还是又回到不在身边的亲人身上。抬头拭一下额头的汗珠,望见了天上那一轮明月,不禁想到,不知道现在他在干什么。出神了,手中的杵还是机械地捣着。
 
唉,结束这种凄惨景况的,恐怕只有等到把边疆的敌人全部消灭干净以后了!可又等到什么时候呢?没有人能给她们回答这个问题。她们翻来覆去地想着,捣衣声也一直响下去。整个长安都湮没在这种杵声和这种思念当中。在一片清澄的月光下,那么多的杵声和思念,难道城中的男儿都被征发到边关去了吗?
 
明朝驿使发
明朝驿使发,一夜絮征袍。
素手抽针冷,那堪把剪刀?
裁缝寄远道,几日到临洮?
 
注释
驿使:古代传递文书、信件和包裹的人。
絮征袍:给征袍填棉絮。
素手:白净的双手。
那堪:哪里能够。把:拿。
临洮:在今甘肃临潭县西南,此泛指边地。
 
赏析
有了第三首,我们就知道家乡的妻子对亲人的关爱又进了一层,诗人对我国传统女性的讴歌也更进了一层。因为寒衣已经准备完毕,现在到了冬天,妻子又为丈夫赶制棉袄了。真是时时处处无微不至地把丈夫的冷暖挂在心上!
 
我们仿佛看见一位平凡的女性在冬天寒冷的天气里,一手捏着衣料,一手穿针引线。她一会儿拿起剪刀,剪去线头和毛毛。北风凛冽,冻得她不住地呵手。
 
柔弱的她多么需要休息,多么需要呵护啊!她一边把厚厚的棉絮填进袍子,一边想着心事。
这都是驿使明天一早就要出发的消息,让她一下子决定再给亲人缝一件棉袍,为什么做出这个异常的举动?她理不出个头绪来。夜深了,天冷得很。她牵挂着明早的事,赶着手中的活计,思念着远在边疆的丈夫,平时灵巧的双手都快冻僵了。
 
但她坚持着,心里还盘算着:这件袍子缝好了,不知道几天才能到亲人手里。想到丈夫穿上它的情景,她心头热乎乎的,手也好使多了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