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嘲鲁儒(李白)

原文
嘲鲁儒①
鲁曳谈五经②,白发死章句③。
问以经济策,茫如坠烟雾。
足著远游履,首戴方山巾④。
缓步从直道,未行先起尘⑤。
秦家承相府,不重褒衣人⑥。
君非叔孙通,与我本殊伦⑦。
时事且未达,归耕汶水滨⑧
 
注释
①本诗为开元二十八年(740)夏至东鲁作,时年四十。鲁儒:鲁地的儒生。鲁,今山东曲阜一带。
②五经:儒家的五部经典著作:《易经》、《尚书》、《诗经》、《仪礼》、(《春秋》。汉武帝建元五年(前136)建五经博士,始有此称。
③死章句:死于章句之下。章句即章句之学,以析章句读为重,是汉儒解经的主要方法。
④经济策:经世济民的方略。与今义微不同。
⑤足著二句:谓鲁儒衣著仿古。远游履,明胡应麟《少室山房笔丛》:“盖魏晋间屐名远游。”方山巾,其制出于汉代宗庙祭祀时乐舞者所著之方山冠,以五色丝扎成,方正而高隆如山。方山巾当以软巾仿冠结扎而成。⑤缓步二句:谓鲁儒行态拘谨。从直道,不曲行;先起尘,长据曳地。
⑥秦家二句:秦相李斯不重儒生,曾建议秦始皇焚书。此用其典。褒衣,儒者之服褒衣博带,即大据宽带。
⑦君非二句:谓鲁儒与自己非同类之人。《史记·叔孙通列传》记汉初叔孙通佐刘邦制订新朝仪,奉使征召鲁儒三十余人,其中二人谓叔孙通“所为不合古”,不奉召,叔孙通笑日:“若真鄙儒也,不知时变。”遂携其余三十人回京,完成改造礼制大业。此用其典。
⑧时事二句:见下讲评。汉水,今大汝河,济水支流,源出山东莱芜县北。
 
赏析
读此诗,首先会想到作《大人先生传》的阮籍。阮籍《咏怀》第五十五云:“洪生资制度,被服正有常,尊卑设次序,事物齐纪纲。容饰整颜色,馨折执硅璋。堂上置玄酒,室中盛稻粱。外厉贞素谈,户内灭芬芳。放口从衷出,复说道义方。委曲周全仪,姿态愁我肠。”洪生,即所谓鸿儒,大儒。时光过去了五百来年,而“鸿儒”之迁腐虚伪竟一成莫变。“顾余不及仕,学剑来山东,举鞭访前途,获笑坟上翁”,从同时所作的(五月东鲁行答汉上翁》可见,李白刚到山东,就因学剑问途而被汉上的大儒们非议取笑。作为新时代的“大人先生”,李白自然不仅要“答”之,而且要“嘲”之。
 
然而,较之阮籍诗,本诗又显示出唐人诗较魏晋诗的两种进境。首先,我们很容易地会感到在对腐儒形相的刻画上,李白更通过细节绘形绘色。按善写人物形相是盛唐诗的一大风景,名篇有李顽《送陈章甫》、《别梁惶》,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等。李白本诗也体现了这一风会,而于穷形极相之中,语含轻蔑调笑,则又见李白洒落本色。其次本诗的层次也较阮诗丰富。前八句正写鲁儒以嘲之,后六句以李斯、叔孙通二典正反言之,由嘲笑而抒怀,且以“时事”二字与起首“死章句”遥相对照,从而深化了主旨。按孔子以中庸为极则,又称“君子时中”,故中庸并非折中,而是扣二端而求其中,亦即权衡正反两端,因时制宜而求得合适的度。李白并非反对读经,他幼时已熟读五经;他也不笼统非濡,所非的只是迂儒、鄙儒。对于通儒,他不仅不非,更引以为同调。“君非叔孙通,与我本殊伦”,他正以汉初勇于通变改制的叔孙通自拟,可见过去将本诗说成非儒,是曲解李白本意的。
 
要探讨一下的是末二句:“时事且未达,归耕汉水滨。”通常注本说这二句是“笑鲁儒连时事都不懂,还是回泣水滨种田去吧!”这样解说不仅与“问以经济策,茫如堕烟雾”犯重,而且和“君非叔孙通,与我本殊伦”不协。“君非”二句由“君”及“我”,“时事”二句正就“我”而言,承上意谓我本是当代达于时变的叔孙通,只是时机暂且未到,穷而未达,所以归隐来到坟水之滨。言外大有切莫小觑于“我”之意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