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(李白)

原文
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①
暮从碧山下②,山月随人归。
却顾所来径③,苍苍横翠微④。
相携及田家⑤,童稚开荆扉⑥
绿竹人幽径⑦,青萝拂行衣⑧。
欢言得所憩⑨,美酒聊共挥⑩。
长歌吟松风⑧,曲尽河星稀⑩。
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
 
注释
①诗题的意思是:从终南山下来,过访斛斯山人家留宿,主人备酒款待,(因有所感)。终南山,秦岭山峰之一,在京城长安(今陕西西安)南,又有太乙山、南山等多名。过,访。斛斯山人,斛斯是复姓,山人即山林隐者。料音胡,杜甫有《过斛斯校书庄二首》,校书名融,亦嗜酒。斛斯山人或即未官时之斛斯融。唐人求官,多隐居近长安之终南山,自高其名,以待征召。本诗当是开元中李白初人长安求官时所作。从诗中的意兴看来,当是被安置于玉真别馆之初而尚满怀希望时。
②碧山:青山,指终南。下,动词,下山。
③却顾:回头看。所来径:所经过的小路。
④苍苍:青黑、青灰色,这里指山路因暮色而显得灰暗。横:横斜,指山路延伸之势。翠微,山色青绿依微,故称翠微,代指青山。
⑤及:到。田家:指山人庄。
⑥荆扉:柴门。
⑦绿竹句:谓一条幽静的小路穿过竹丛渐人深处。
⑧萝:女萝,又名松萝,丝状攀援植物。行衣:行人之衣。
⑨欢言:言语助词。得所憩:得到了休息之处。
⑩聊:姑且,这里有随意的意思。挥:据《礼记·曲礼)注,振去杯中的余酒叫做挥,这里是欢饮之意。
(11)长歌句:谓长歌与松风相应和。又,琴曲有《风人松》,兼用此意。
(12)河星稀:银河的星星渐稀,是夜深乃至近明时分了。
(13)陶然:和乐之态。忘机:忘却了世俗得失。机,机心,世俗巧伪之心。《庄子·天地》:“功利机巧,必忘夫人之心。”
 
赏析
读此诗请先看清诗题,可以了解唐人此类诗的作法。起首四句切诗题“下终南山”;“相携”以下四句与题“过斛斯山”相应;“欢言”下四句写“宿置酒”;末二句总束全诗,结出“陶然共忘机”的诗旨。素来论家称李白诗似天马行空,不受拘羁。其实这话只说对了一半。李白诗并非无法,而是因其胸次浩然、真气充沛,而泯去了诗法的针痕线迹,这就是庄子所谓“神超乎技”的至高境界。真要是一味“无法”,恐怕就不能这样读来明白如话,而将变成难晓的“天书”了。
 
因其明白如话,故不烦细讲,所应细细品味的是字里行间的那种与大自然拍合的真趣。“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”;“绿竹人幽径,青萝拂行衣”;“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”:山月也罢,竹罗也罢,松风也罢,还有那人,那作为主人的山人,都似乎奔来与诗人相戏相亲,简直融成了一体,这又怎能不使人“陶然共忘机”呢?这些句子都好,而我最欣赏的是“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”二句—下得山来,回首一望,便使通篇行云流水般的节律有了一个必要的顿挫,使通篇明快的色调有了一种景深。可称妙句天成。明王夫之《唐诗评选》卷二论此诗:“清旷中无英气不可效陶(渊明)”,懂得那种清旷中的英气,便可见出李白之于陶潜,亦形异神合。
 
读本诗还当与集中《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》对读,则可知李白不久便不复如此潇洒了,亦有以见出诗人之尤其天真之风貌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