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襄阳歌(李白)

原文
襄阳歌①
落日欲没岘山西②,倒著接蓠花下迷③。
襄阳小儿齐拍手,拦街争唱白铜堤④。
旁人借问笑何事,笑杀山公醉似泥。
鸬鹚杓⑤,鹦鹉杯⑥,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。
遥看汉水鸭头绿⑦,恰似葡萄初酦醅⑧。
此江若变作春酒,垒麴便筑糟丘台⑨。
千金骏马换小妾⑩,笑坐雕鞍歌落梅(11)。
车旁侧挂一壶酒,凤笙龙管行相催(12)。
咸阳市中叹黄犬,何如月下倾金罍(13)。?
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(14),龟头剥落生莓苔(15)。
泪亦不能为之堕,心亦不能为之哀(16)。
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,玉山自倒非人推(17)。
舒州杓,力士铛,李白与尔同死生(18)。
襄王云雨今安在,江水东流猿夜声(19)。
 
注释
①本诗作于开元二十二年(734)前后游襄阳时,时年三十四。襄阳歌:乐府旧题有(襄阳曲》,此为李白改制,写即时即地之感。襄阳,今属湖北。
②现山:在襄阳南九里。
③倒著句:本句及此下四句以西晋山简自拟。山简字季伦,竹林七贤之一山涛之子,永嘉三年任征南将军,镇襄阳,有政声。性好酒,常出游当地豪族习家园池,名之为高阳池,酒醉而归。儿童歌曰:“山公出何许,往至高阳池。日夕倒载归,酩配无所知。时时能骑马,倒著白接䍦”事见《晋书·山涛传》附山简传。接䍦,一种白色便帽。
④白铜堤:襄阳童谣曲名,此借用。
⑤鸿鹅构:形似长颈水鸟鸿鹅的酒构。
⑥鹦鹉杯:形似鹦鹉的酒杯,见《山海经》。一说以鹦鹉状海螺为之。
⑦汉水:襄阳在汉水北岸。鸭头绿:印染业所称的绿色之一种,似花鸭头顶之暗绿色。
⑧恰似句:谓汉水色似以绿葡萄重酿的新酒。酸酷(pe)再酿而尚未过滤的酒。庚信opi,《春赋》:“葡萄酸酷。”
⑨鞠:酿酒的发酵剂。糟丘台:《新序·节士》记,夏莱筑酒池,垒酒糟成丘,七里之外可以望见。
⑩千金句:曹操子曹彰,性格调镜。见人骏马而爱之,马主惜之,彰称我有美妾可换马,惟君所选。于是马主指一家伎,彰慨然换之。事见《独异志》,此用其事。
(11)落梅:即《梅花落》,古乐府曲名。
(12)凤笙龙管:笙形似凤凰,故称凤笙;箫音似龙吟,故称龙管。催:催酒,劝酒曰催。王翰《凉州词》:“欲饮琵琶马上催。”
(13)咸阳二句: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记,秦相李斯事败,判腰斩于咸阳市,临刑时对其中子说:“吾欲与若(你)复牵黄犬,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岂可得乎?”言毕,父子相哭,被夷三族。二句用其事,谓荣华富贵不可恃,与其祸来叹恨,不如终日常醉。倾金县,犹言干杯。罍(léi),古酒器,以金饰之称金罍。
(14)君不见句:羊公指西晋名将羊枯。羊枯,字叔子,封巨平侯。泰始五年(269)都督荆州诸军事,镇襄阳,负责对昊作战。仁政深人人心,称羊公。又性好山水,常登魄山,置酒言咏,终日不倦。卒后百姓于其崛山游憩处建庙立碑纪念之,见碑者莫不堕泪,继任者杜预因名之日“堕泪碑”。事见《晋书》本传。一片石,指羊公碑。语出庚信论北魏温子异《韩陵山寺碑》:“惟有韩陵山一片石堪共语。”
(15)龟头句:谓羊公碑已纪坏。龟,指负碑的似龟形的石座。古以石雕厥履作碑座,最履一名峭龟。
(16)泪亦二句:承上谓往事已矣,不再为之感动。
(17)玉山句:《世说新语·容止》称秸康:“秸叔夜之为人也,岩岩若孤松之独立;其醉也,傀俄若玉山之将崩。”此化用其意。
(18)舒州三句:谓与酒同死生。唐舒州以产酒器称,用以上贡。舒州杓,舒州所产酒构。力士铛(chēng),唐豫章贡品,温酒器。此处构、档均指代酒。
(19)襄王二句:宋玉(高唐赋)记楚王梦游高唐,遇巫山神女,自谓“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阻。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”。后世即以“云雨”指男女欢爱。此泛指声色繁华。按襄阳为故楚旧地,故用楚王事。
 
赏析
这诗可说是一曲酒歌,极言人生苦短,醉酒可乐,分三层。
“落日”起六句第一层,写山简事以自况。.前五句极写颓放意态,末句“笑杀山公醉似泥”,归到“醉”字,并启下“鸿鹅构”后十四句,为第二层,直接抒写醉眼望江,醉酒之乐,是上一层之发挥。其中用曹彰以妾换马事作点缀,不仅摇曳生姿,且逆应上一层山简“时时能骑马”,‘旧夕倒载归”之意趣,从而逼出“咸阳市中”二句,用李斯事为一束,进而醒明富贵不可恃,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。“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”,由上文之叹息中重新喝起,意脉似断而续,领起下十句,为第三层。
 
用羊公事,则承上而谓不仅富贵不可恃,即使功业也经不起时光磨灭,以至今日虽对堕泪碑,竟“泪亦不能为之堕,心亦不能为之哀”,至此似低回之极,却又以“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”再次振起,唱为与酒同死生之极颓放、极悲慨语。结末用襄王云雨事,衬以江流猿啼,上应李斯事,由相及君,反见世上唯酒徒常在之主旨,结束全篇。
 
全诗读来似风行水上,恰似酒徒行歌,句句从心底流出,而细味之,则觉似醉而醒,似颓唐而横放杰出,别有一番滋味,别有一种底蕴。
 
应首先注意的是三层次的三个结句:“笑杀山公醉似泥”,纯写醉趣而由谐趣出之,一片天真烂漫;“咸阳市中叹黄犬,何如月下倾金罍”,伸足酒趣,却已由“笑”而“叹”,微见神伤;“襄王云雨今安在,江水东流猿夜声”,虽说反衬与酒同死生,然而却不免使人起一种深沉的思索,感到一种莫可言说、无可奈何的悲慨。这样,三个结句,层递而下,暗暗传递出诗人大醉之下的大悲。按李白游襄阳,是为拜渴荆州长史兼判襄州刺史韩朝宗,有(与韩荆州书》。朝宗以能识士荐士著名,有“生不愿封万户侯,但愿一识韩荆州”之美誉。李白渴韩,本希望“一登龙门,则声价十倍”,从而能颖脱而出;然而结果就如他此前多次干渴名公与初人长安一样,终于锰羽而归。这对于“心雄万夫”、自称“立试万言,倚马可待”的狂生来说,不能不感到极二、酒隐安陆与初入长安今度悲愤。有评论家认为诗中用“羊公一片石”事,是影射韩朝宗的“口碑”纯属虚誉;这虽过于穿凿,但是以上述背景与本诗三层次的结句合而观之,可知本诗之大醉实起于大悲。也正是这种潜在的悲愤使这首醉歌虽曰颓唐,却可见出沉厚,虽日狂放,而不见轻浮。醉趣与悲意的对冲是本诗横放杰出的底蕴,而这一切又都是通过似醉非醉的艺术构思与想象来表达的。
 
说本诗似风行水上并非说率意而为。李白诗有丰厚的学养,有艺术的经营,只是天才俊逸,融用经营得不着痕迹。先从大格局来看,三个层次的结句设置,不仅寓意深刻,而且在用事上也颇有讲究。诗中用到四个古人:山简、羊枯、李斯、襄王。诗以前二人之事为主,后二人之事为辅,这是由诗人作《襄阳歌》的具体情境决定的。山、羊二者均曾镇襄阳,又都似诗人之好酒,是行游中即时即地所见所思,故为主;如果反过来以李斯、襄王事为主,便是轻重失宜了。再就小环节来体味,诗中用语使典虽由实感而别出心裁。“遥看春水鸭头绿,J哈似葡萄初酸酷”,“葡萄酸酷”用庚信《春赋》语,却的是醉汉目中看出,盖酸酪是重酿未滤之酒,酒质厚滞,以喻江水,最为醉眼朦胧而滞重者传神。以下更进而想象江水变酒,带出“糟丘台”,是用夏柴事,却谓“垒麴可成”。麴为酒母,所用极寡,糟为酒滓,所产极多,以鞠为台,正与以江变酒相应,写尽酒醉人心态。又如“清风朗月”是成辞,任何人都可用得,然而“不用一钱买”,却非李白不能为;“玉山自倒”是熟典,而缀以“非人推”,却是全篇点睛之笔,意谓玉山总是玉山,倒则唯有自倒,非他人所能推倒。这正是失意之后极自负极自信者不可一世之语,如与“一片石”之用庚信语以见不屑之意对照,更可见出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般的狂生气概。
 
最后再略说一下本诗的节律。全诗大抵为七言,唯“鸬鹚杓,鹦鹉杯”、“君不见晋朝羊公一片石”、“舒州杓,力士铛”,凡三处用杂言,这三处均为转意处用作提起。又全诗三层,前二层一韵到底,第三层前六句用前韵,后四句则换韵。用前韵是古诗韵法中所谓韵意不双转,是求谐和;后四换韵则是求变化,以成急管繁弦之势。以上杂言提起,韵意时或不双转,末段换韵,是李白长篇七古中常见的节律特点,其作用都是以整伤与变化的互节造成错综历落的音乐形象,而为奔放跌宕的气势传神。意、势、辞、声,是诗歌的四大要素,任何能诗之人都不能不讲究,而李白诗的胜境则在看似拉杂写来,若不经意,却能一切为我所用,于不经意处见功力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