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李白

赠孟浩然(李白)

孟浩然
吾爱孟夫子②,风流天下闻③。
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④。
醉月频中圣⑤,迷花不事君⑥。
高山安可仰⑦,徒此揖清芬⑧。
 
注释
①孟浩然:盛唐著名诗人,参前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诗注①。本诗当为孟浩然游宦无成归襄阳后至其去世前所作。时当开元十八年后至开元二十八年前。又据郁贤皓教授考证,李白曾于开元二十七年往襄阳探视孟浩然,诗作于此时。
②爱:敬慕。夫子:古时对有才德之望的中年以上男子的敬称。
③风流:如风之流动,影响远播。
④红颜二句:谓浩然少年无志仕宦,晚年仍隐居山林,遂其初志。按,浩然至四十岁方游长安求仕,数年后归山;一生大部分时间隐居。红颜,指青春年少。轩冕,车与冠,皆仕宦者用,代指官爵。
⑤醉月:醉眼对月。中圣:酒醉。《魏志·徐邀传》载,徐邀不顾禁酒令,私饮沉醉。赵达问以所司曹事,答日“中圣人”,因当时醉客称清酒为圣人,浊酒为贤人。中,作动词用,读去声,犹“中箭”之“中”。
⑥迷花:繁花耀目曰迷,迷花即流连花卉,指归依自然。不事君:《易·蛊卦》: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。”
⑦高山句:《诗·小雅·车舝》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”此用其句。
⑧徒此:只有在此。揖清芬:向您的亮风高节致敬。
 
赏析
孟浩然归隐襄阳之时,也正是李太白四方奔走,干谒无成之际,其《襄阳歌》云“落日欲没观山西,倒著接篱花下迷”,又云“鸬鹚杓,鹦鹉杯,百年三万六千日,一日须倾三百杯”,更历数秦相李斯功成被杀,晋将羊祜镇襄阳,百姓为立碑建庙,而今碑基已“剥落生莓苔”。对照可见迷花中酒,叹功业如镜花水月正是李白当时的心态。于是他自然而然对襄阳前辈诗人孟浩然“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。醉月频中圣,迷花不事君”的立身处世态度心向往之。
 
孟浩然确实是当得起李白这份礼敬的。他不仅诗开一派宗风,年四十游长安时即以“微云淡河汉,疏雨滴梧桐”句名动京师;而且“骨貌淑清,风神散朗”。山南采访使韩朝宗欲携其人朝,约日同行。及期,浩然正与僚友酒会,有人提醒他勿忘韩公之约,浩然叱曰:“仆已饮矣,身行乐耳,逞恤其他!”因而失去了一次人仕的极佳机会,而他却终生不悔。这种孤傲性格,对素以平视王侯、抑挪卿相自居的李白来说,自然足可钦敬,因此写下了这首集中少见的谦抑礼敬之诗。
 
诗以“吾爱孟夫子”唱起,夫子是敬称,“爱”,敬爱,是一诗之魂,次句总领所以敬爱之由,谓其令节高行如风行而影响天下。“红颜”、“白首”、“醉月”、“迷花”二联铺展伸足首联之意,在松云、山月的清幽环境中,缀以繁盛的山花,顿觉幽而不冷,充分衬托了这位以隐居起,以隐居终的弃世诗人醉月迷花的潇洒意态、心态。通过这两联一转,首联敬爱之意获得了丰满的血肉,自然结为尾联,引(诗经》语,表达追慕向学之意。
 
前人论孟浩然诗,总以一味清淡目之,其实孟诗清而能壮,自有一段“浩然”胸次。李白觑中这一点,而于诗中着力表现之,也多少与他当时的心态有关。可叹的是,此后不久,浩然即以疽病发背而卒,这位终身不遇而为李白所崇敬的诗人的结局,似乎预示了“滴仙人”今后的人生之路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李白
李白简介

李白(701~762年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,祖籍陇西成纪(今甘肃秦安东),关于李白出生地,众说纷纭,大致有两种说法。其一,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(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),李白约五岁时,其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。其二,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(今四川江油县)的青莲乡。天宝初,入长安,贺知章一见,称为谪仙人,荐于唐玄宗,待诏翰林。后漫游江湖间,永王李璘聘为幕僚。璘起兵,事败,白坐流放夜郎(在今贵州省)。中途遇赦,至当涂依李阳冰,未几卒。是唐代著名诗人,有《李太白集》。李白所作词,宋人已有传说(如文莹《湘山野录》卷上)。证以崔令钦《教坊记》及今所传敦煌卷子,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。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,甚难断定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