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辛弃疾

水龙吟·过南剑双溪楼(辛弃疾)

举头西北浮云2,倚天万里须长剑3。人言此地,夜深长见,斗牛光焰4。我觉山高,潭空水冷5,月明星淡。待燃犀下看6,凭栏却怕,风雷怒,鱼龙惨7。
峡束苍江对起8,过危楼、欲飞还敛9。元龙老矣10,不妨高卧,冰壶凉簟11。千古兴亡,百年悲笑,一时登览。问何人又卸,片帆沙岸,系斜阳缆12。
 
注释
1南剑:宋州名,属福建路,治所在今福建南平市。双溪楼:在南平剑溪、樵川二水汇流处。剑溪与樵川在这里汇合而成深潭,潭边建楼,故取名“双溪”。
2西北浮云:语本《古诗十九首》:“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。”及曹丕《杂诗》:“西北有浮云,亭亭如车盖。”这里是以浮云遮蔽西北天空比喻中原地区被金人占领。
3“倚天”句:语本宋玉《大言赋》:“方地为车,圆天为盖,长剑耿耿倚天外。”又,《庄子•说剑》:“上抉浮云,下绝地纪,此剑一用,匡诸侯,天下服矣。”此二句用此意,喻指中原失地需要强有力的人去收复。
4“人言”三句:据《晋书•张华传》记载,西晋张华夜间常见紫气上冲到斗宿与牛宿两个星座之间,便问雷焕,雷焕断定是斗、牛所应的丰城(今属江西)埋有宝剑,紫气是宝剑的精光上彻于天。张华就推荐雷焕去当丰城令,果然在该县狱基下挖出两把宝剑。张、雷各分一把。张华的一把在他被杀后失踪。雷焕死后,他的儿子雷华佩其剑过延平津(即剑溪),宝剑忽从腰间发出响声,飞入水中。雷华急令人入水取剑,但见两条龙光彩照水,在波浪中翻腾。于是双剑皆失。这三句是概述这个传说。
5潭空水冷:宝剑化龙之津空荡荡的,只剩下一潭冷水。按,此潭即为传说中的宝剑化龙处。《舆地纪胜•南剑州》谓:剑溪、樵川“二水交流,汇为龙潭,是为宝剑化龙之津。”
6“待燃犀”句:典出《晋书•温峤传》:东晋将军温峤至牛渚矶,见水深不可测,听民间传说水下多怪物,就点燃犀角往下照着看,一会儿见水底涌出各种妖怪,奇形怪状,还有乘马车、穿红衣的。
7鱼龙:指温峤见到的水中妖魔。惨:这里当“狠毒”讲。
8“峡束”句:化用杜甫《秋日夔府咏怀》诗:“峡束苍江起,岩排古树圆”,描述双溪楼的山水形势。
9危楼:高楼,指双溪楼。敛:收束住(指溪水)。
10元龙:三国时豪士陈登的字。陈登,见前《水龙吟》(楚天千里清秋)“求田”三句注。这里作者以陈登自比。
11冰壶凉簟:喝冷水,睡凉席。指清贫的隐居生活。
12“问何人”三句:意谓:试问,是何人在斜阳里系船于沙岸。
 
赏析
宋光宗绍熙五年(1194)秋天,正在福建安抚使任上的辛弃疾被诬告落职,只得再回江西农村闲居。他在归途中经过南剑州,登上双溪楼,遥望西北蔽天的乌云,不觉百感交集,悲愤中写下了这首激楚苍凉的怀古伤今之词。词的上片用比喻象征手法,反映南宋抗金事业艰难、投降派猖獗、整个社会十分黑暗的现实。将忧国思想、宝剑神话和延平津秋色三者融合一气来写,充分揭示了失意英雄的忧愤心理。一上来二句,即以“剑溪”之剑起兴,呼唤“倚天剑”扫荡西北妖氛。意境壮阔雄奇,包举全篇。接下来“人言”六句,承“倚天剑”而来,引出宝剑在此地化龙的神话,以象征性的描写表明:那可以用来克敌制胜的“宝剑”,已经难以寻到,剑化为龙之地只留下了空潭冷水。这实际上是暗示南宋抗金力量久遭沉埋,难以重振。再下去“待燃犀”四句,用温峤燃犀典,说自己不甘心宝剑被沉埋,想燃犀照水寻剑,但又怕水中妖魔作怪。这是喻示自己虽想继续为事业奋斗,但由于黑暗势力阻拦,理想已无法实现。
 
下片写壮志不酬的抑郁情绪。过片二句以峡束苍江比喻英雄受制于时局的窘境,极为生动贴切。此后写内心的矛盾:一方面发出“千古兴亡,百年悲笑”的感慨,流露出对国家前途的关怀;另一方面毕竟已被罢官,想要参与国事也不可能了,只好强作达观地唱起了“不妨高卧”的归隐曲。全篇悲慨难抑,沉郁顿挫,呈现出典型的稼轩词境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辛弃疾
辛弃疾简介

辛弃疾(公元1140年-1207年),南宋爱国词人,文学家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,曾任耿京军的掌书记,不久投归南宋。历任江阴签判,建康通判,江西提点刑狱,湖南、湖北转运使,湖南、江西安抚使等职。四十二岁遭谗落职,退居江西信州,长达二十年之久,其间一度起为福建提点刑狱、福建安抚使。六十四岁再起为浙东安抚使、镇江知府,不久罢归。一生力主抗金北伐,并提出有关方略,均未被采纳。其词热情洋溢、慷慨激昂,富有爱国感情。在晚年时写的《清平乐·村居》这首流传千古的词。有《稼轩长短句》以及今人辑本《辛稼轩诗文钞存》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