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辛弃疾

水调歌头·长恨复长恨(辛弃疾)

壬子三山被召,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
长恨复长恨,裁作短歌行3。何人为我楚舞4,听我楚狂声5?余既滋兰九畹,又树蕙之百亩,秋菊更餐英6。门外沧浪水,可以濯吾缨7。
一杯酒,问何似,身后名8?人间万事,毫发常重泰山轻9。悲莫悲生离别,乐莫乐新相识10,儿女古今情。富贵非吾事11,归与白鸥盟12。
 
注释
1壬子:宋光宗绍熙三年(1192)。三山:指福州,见前《小重山》(绿涨连云翠拂空)“三山”注。
2陈端仁:陈岘,字端仁,闽县(今福建闽侯县)人,此时被免官家居。给事,官名,即给事中。
3裁:剪裁,制作。这里指将眼前的情事概括地写入词中。短歌行:汉乐府曲调名,这里借指这首《水调歌头》词。
4“何人”句:典出《史记•留侯世家》:戚夫人泣,汉高祖刘邦安慰她道:“为我楚舞,吾为若(你)楚歌。”
5楚狂:指春秋时楚国狂人接舆。据《论语•微子》,接舆曾在孔子面前唱歌,嘲笑他政治上到处碰壁,其中有“已而,已而,今之从政者殆而”的话。这里的“楚狂声”就是指接舆的这些话。
6“余既”三句:化用屈原《离骚》:“余既滋兰之九畹兮,又树蕙之百亩。”及“朝饮木兰之坠露兮,夕餐秋菊之落英。”这是用屈原之句的本意,来比喻自己一向洁身自好,勤修美德。
7“门外”二句:语出《楚辞•渔父》:“渔父莞尔而笑,鼓籱而去,乃歌曰:‘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。’”这里用以表示不同流合污。沧浪,原指汉水,此泛指流水。濯(zhuó酌),洗涤。缨,帽带子。
8“一杯酒”三句:典出《世说新语•任诞》:“张季鹰(翰)纵任不拘,时人号为江东步兵。或谓之曰:‘卿乃可纵适一时,独不为身后名耶?’答曰:‘使我有身后名,不如即时一杯酒。’”
9“人间”二句:谓当今社会,许多事情都被轻重倒置了。化用《庄子•齐物论》:“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,而泰山为小。”
10“悲莫悲”二句:化用屈原《九歌•少司命》:“悲莫悲兮生别离,乐莫乐兮新相知。”
11“富贵”句:化用陶渊明《归去来兮辞》:“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。”
12“归与”句:语本黄庭坚《登快阁》诗:“万里归船弄长笛,此心吾与白鸥盟。”又,作者自己确曾与白鸥结盟,见前《水调歌头》(带湖吾甚爱)词。
 
赏析
绍熙三年(1192)冬天,作者被召赴临安,在友人饯别的宴席上挥毫而作此词。全篇用许多典故和前人辞赋、诗歌成句联缀而成,而主要取屈原和陶渊明作品之意,抒写自己忠而见谤、报国无门的苦闷和不如归隐、清高自守的意愿。上片一开头,就以悲歌长吟的语调,说明自己有宣泄不完的重重怨恨;只能长话短说,把它剪裁成这首小歌词。三、四两句,融化了《史记》和《论语》中的两个典故,并自比楚狂接舆,暗示了当时政局的黑暗,显现出作者因心情怨愤而几乎发狂的精神状态。再下三句,连用屈骚成句,以美人香草的传统意象表明自己保持高洁品质,不随世俗俯仰的决心。“门外”二句,续用楚辞成句,再次表明自己在污浊之世仍重视品德修养。
 
下片抒写怨世之怀,并写了自己与新结识的福建友人的情谊。过片三句,用张季鹰事,表露积极用世的功名心与消极遁世的享乐心的矛盾。接下来“人间”二句,强烈谴责那个病态的社会,许多重大的事情被弄得轻重倒置,价值观念颠倒,是非不分,使正义之士无所措手足。“悲莫悲”三句转出,进入饯别题面,写与福建新知的友谊。这里没有直说,而是再用屈原的句子,恰切而生动地表达了与新朋友之间依依不舍之情。末二句向友人表明对这次应召的态度:决不留恋功名富贵,决不与黑暗的官场同流合污,若事有不谐,宁可去重过与大自然亲近的隐士生活。此词层次较复杂,情感的表达既悲愤又曲折,但都以一股慷慨郁勃之气贯串之,所以读之令人感动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辛弃疾
辛弃疾简介

辛弃疾(公元1140年-1207年),南宋爱国词人,文学家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二十一岁参加抗金义军,曾任耿京军的掌书记,不久投归南宋。历任江阴签判,建康通判,江西提点刑狱,湖南、湖北转运使,湖南、江西安抚使等职。四十二岁遭谗落职,退居江西信州,长达二十年之久,其间一度起为福建提点刑狱、福建安抚使。六十四岁再起为浙东安抚使、镇江知府,不久罢归。一生力主抗金北伐,并提出有关方略,均未被采纳。其词热情洋溢、慷慨激昂,富有爱国感情。在晚年时写的《清平乐·村居》这首流传千古的词。有《稼轩长短句》以及今人辑本《辛稼轩诗文钞存》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