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姚鼐

复鲁絜非书(姚鼐)

提要
《复鲁絜非书》作者是姚鼐,这是给友人的一篇专门论文的信。它着重论述了文章风格上的阴柔阳刚之说,较好地概括和总结了古代文学风格的理论。姚鼐把文章风格看成是作者才情和气质的表现,另一方面,他把阴阳看成自然界中互相搏击,互相渗透的两种因素,由于人的禀赋不同,环境、生活又各有别,因而表现在文学上,就会出现多种多样的风格。
作者善于运用形象的比喻,因而把文学上比较抽象的刚、柔两种风格美及其差异阐述得比较具体和明确。
 
原文
桐城姚鼐顿首,絜非先生足下:相知恨少,晚遇先生。接其人〔2〕,知为君子矣。读其文,非君子不能也。往与程鱼门、周书昌尝论古今才士〔3〕,惟为古文者最少,苛为之,必杰士也,况为之专且善如先生乎!辱书〔4〕,引义谦而见推过当〔5〕,非所敢任。鼐自幼迄衰,获侍贤人长者为师友,剽取见闻,加臆度为说〔6〕,非真知文能为文也,奚辱命之哉〔7〕?盖虚怀乐取者〔8〕,君子之心;而诵所得以正于君子,亦鄙陋之志也!
 
鼐闻天地之道,阴阳刚柔而已。文者,天地之精英,而阴阳刚柔之发也。惟圣人之言,统二气之会而弗偏,然而易、诗、书、论语所载,亦间有可以刚柔分矣。值其时其人,告语之体〔9〕,各有宜也。自诸子而降〔10〕,其为文无弗有偏者。其得于阳与刚之美者,则其文如霆,如电,如长风之出谷,如崇山峻崖,如决大川,如奔骐骥;其光也,如杲日,如火,如金镠铁;其于人也,如凭高视远〔11〕,如君而朝万众〔12〕,如鼓万勇士而战之。其得于阴与柔之美者,则其文如升初日,如清风,如云,如霞,如烟,如幽林曲涧,如沦〔13〕,如漾,如珠玉之辉,如鸿鹄之鸣而入寥廓。其于人也,漻乎其如叹〔14〕,邈乎其如有思〔15〕,暖乎其如喜〔16〕,愀乎其如悲〔17〕。观其文,讽其音,则为文者之性情形状,举以殊焉〔18〕。
 
且夫阴阳刚柔,其本二端〔19〕,造物者糅〔20〕,而气有多寡,进绌〔21〕,则品次亿万〔22〕,以至于不可穷,万物生焉。故曰:一阴一阳之为道。夫文之多变,亦若是也。糅而偏胜可也,偏胜之极,一有一绝无。与夫刚不足为刚,柔不足为柔者,皆不可以言文。今夫野人孺子闻乐〔23〕,以为声歌弦管之会尔;苟善乐者闻之,则五音十二律〔24〕,必有一当,接于耳而分矣。夫论文者岂异于是乎? 宋朝欧阳、曾公之文,其才皆偏于柔之美者也。欧公能取异己者之长而时济之,曾公能避所短而不犯。观先生之文,殆近于二公焉。抑人之学文,其功力所能至者,陈理义必明当,布置取舍繁简廉肉不失法,吐辞雅驯,不芜而已。古今至此者,盖不数数得,然尚非文之至。文之至者,通乎神明,人力不及施也。先生以为然乎?
 
惠寄之文,刻本固当见与,钞本谨封还。然钞本不能胜刻者。诸体中书疏赠序为上,记事之文次之,论辩又次之。鼐亦窃识教语于其间〔25〕,未必当也。《梅崖集》果有逾人处,恨不识其人。郎君令甥〔26〕,皆美才未易量,听所好恣为之〔27〕,勿拘其途可也。于所寄文,辄妄评说,勿罪勿罪! 秋暑〔28〕,惟体中安否? 千万自爱! 七月朔日〔29〕。
 
注释
〔1〕絜非:(1732—1794)鲁九皋,又名仕骥,字絜非,号山木、乐庐。新城(今江西黎川县)人。乾隆进士,官山西夏县知县而卒。少时受业于朱仕琇,后又从姚鼐问古文义法,为文极崇欧阳修、曾巩。
〔2〕其:指鲁絜非。
〔3〕程鱼门:程晋芳,字鱼门,歙县人,乾隆时进士,官吏部主事。
〔4〕辱书:承蒙来信。辱:谦敬之词。
〔5〕见推:被推崇。过当:过分。
〔6〕剽取:本意为剽窃抄袭。此为自谦之词,意思是收集采纳。臆度:推测猜想。
〔7〕奚辱命之哉:凭什么承蒙你这样嘉许呢?
〔8〕虚怀:虚心。乐取:乐于向别人学习。
〔9〕告语之体:记录言论的文体。
〔10〕降:以下。
〔11〕凭高:登高。
〔12〕如君而朝万众:如国君被万众朝拜。
〔13〕沦:小水波。
〔14〕漻(xiào)乎:清澈深沉的样子。
〔15〕邈乎:高远辽阔的样子。
〔16〕暖乎:火热的样子。
〔17〕愀(qiǎo)乎:哀伤的样子。
〔18〕举以殊焉:全都不同。
〔19〕其本二端:阴阳刚柔,它们的本源来自两个方面。
〔20〕造物者:指天。糅(róu):混合,即混合阴阳刚柔。
〔21〕进绌:增减。
〔22〕品次亿万:品类等次多种多样。
〔23〕野人:没有文化教养的粗俗之人。孺子:小孩子。
〔24〕五音:指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十二律:阳律六:黄钟、大蔟、姑洗、蕤宾、夷则,无射;阴律六:林钟、南吕、应钟、大吕、夹钟、中吕。
〔25〕窃:谦指自己。识:同“志”,记。
〔26〕令甥:指陈用光,字硕士,新城人。嘉庆时进士,由编修官至礼部侍郎。为鲁絜非之甥,姚鼐门人。著有《太忆舟文集》。
〔27〕听所好恣为之:听凭他的爱好放手让他去作。
〔28〕秋暑:秋热。
〔29〕朔日:阴历每月初一。
 
译文
桐城姚鼐顿首,絜非先生足下:知心的人可恨太少了,这么晚才认识先生。与您一接触,就知道您是一位君子。读您的文章,感到不是君子就写不出这样的文章。以前曾与程鱼门、周书昌谈论古今以来的才华出众的人士,只有古文写得好的人最少,假如有古文写得好的,必定是杰出人才,何况像先生既擅长并且写得优美呢!委屈您来信且过于谦虚,推崇我也有些过分,不是我能领受的。我从幼年直到衰老,得以结交有才能的长者作为师友,袭取他们的见闻,再加上自己的推测猜想,而成为自己的学说,并非真正懂得文章,能写文章,岂不辜负了您的期望吗? 虚心乐意向人学习是君子的胸怀,而谈一下自己的心得以求得君子的指正,也是我的一种鄙陋的愿望啊。
 
我听说天地的大道理就是阴阳刚柔罢了。文章是天地的精英,是阴阳刚柔生发而来的。只有圣人的话,能够使二气会合而不偏颇。但是易》、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论语》中也偶尔有刚柔可以相分的情况。那个时代和那时的人,以语录为体裁,各有其适合之处。从诸子以下,他们写文章没有不各有所偏的。那些得到阳刚之美的,他们的文章如雷霆,如闪电,如山谷中的强风,如高山峻岭,如决流的大河,如奔腾的骏马;他们的光芒如明亮的太阳,如烈火,如黄金镂嵌的铁器;得到阳刚之美的人,如登高望远,如帝王接见臣民,如鼓舞千万名勇士去战斗。那些得到阴柔之美的,他们的文章如旭日东升,如清风、云霞、轻烟,如深林间弯曲的小河,如水的波纹,如珠玉的光辉,如鸣叫的鸿雁飞入空阔的天际;得到阴柔之美的人,深沉得像是叹气,高远得像是有所思考,火热得像是高兴异常,伤心得像是悲哀无比。看他们的文章,听他们的声音,可见写文章人的性格气质及表现,全部都不相同啊!
 
阴阳刚柔,起初是两个方面,上天把它们糅为一体,但气有多有少;加以增减,那么品类等次就有亿万,以至于不能穷尽,万物就产生了。所以说:“一阴一阳就是道。”文章富于变化,也是如此。混杂之后偏重于某一方面是可以的,偏重到极端,刚和柔只有一种而另一种丝毫没有,和那种不刚不柔的都不可称为文章。现在那些粗野的俗人和小孩子听音乐,认为是歌声和弦乐管乐的汇聚;假如懂音乐的人去听,那么五音十二律,必定一一区别,耳朵一听就能分辨清。论文的道理难道和这个有什么不同吗?宋朝的欧阳修、曾巩的文章,他们的文采都偏重于阴柔之美。欧阳修能取别人的长处而不时地吸收,曾巩能避开自己的短处而不再犯。看您的文章,比较接近欧、曾二公了。人们学习写文章,他功力所能达到的,不过是能将道理说明白,布局结构繁简不失法度,语言典雅修洁、不芜杂罢了。自古至今能做到这一点的,不是太多,但这还不是最好的文章。最好的文章,通于神明,人力难以达到。您说对吗?
 
赠给我的文章,刻本本来应该收下,钞本封好奉还。但钞本不能超过刻本。各种体裁之中,书疏赠序最好,记事的文章稍次些,论辩的文章又稍次些。我也冒昧地在文章中间记了几条意见,未必妥当。《梅崖集》果然有超过别人的地方,遗憾的是还不认识作者本人。您的儿子、外甥,都是很好的人才,前途无量,听凭他们的爱好,顺其自然,不要束缚他们就可以了。您寄来的文章,我随便加以评论,请不要怪罪! 初秋较热,身体好吗? 千万保重! 七月初一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姚鼐
姚鼐简介

姚鼐(nài)(1731-1815)清代文学家。安徽桐城人。字姬传,一字梦谷,室号惜抱轩,世称惜抱先生。乾隆二十八年(1763)进士,选庶吉士,曾任礼部主事、乡试考官、会试同考官、刑部郎中等职。嘉庆十五年(1810)重宴鹿鸣加四品衔。长于古文。晚年曾先后主讲江南、紫阳、钟山等书院。是桐城派古文的重要作家,在桐城派中地位最高。他继承了同乡方苞、刘大櫆、姚范的古文之学,成为桐城派散文的集大成者,对桐城派的文学理论也有所补充发展。他既扩大了方苞的“义法”说,主张“义理、考据、辞章”三者的统一,又继承发扬了刘大櫆的“神气”说,提出了“神、理、气、味”与“格、律、声、色”相统一的理论;同时,还总结概括历代文章的风格论,发展了“阳刚阴柔”相反相成的美学观。著有《惜抱轩全集》等,所编《今体诗选》、《古文辞类纂》流传极广。其散文简洁严整,纡徐明润,代表作有《登泰山记》、《袁随园君墓志铭》、《游媚笔泉记》等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