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侯方域

与阮光禄书(侯方域)

提要
《与阮光禄书》是侯方域逃离南京时写给阮大铖的。作者首先指出阮大铖因为见解不同而苛责别人的错误做法。接着作者又正面给阮大铖指明了道路。如果阮大铖真想结交天下名士,就应当认真总结一下为什么天下名士不愿与之交往;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后,或许会感到悔恨,然后痛改前非。最后作者根据阮大铖的所作所为,预示了他将来“必至杀尽天下士,以酬其宿所不快”的阴暗心理。这封信的最大特点是柔中有刚。因为阮大铖是作者父亲的同僚,应视为长辈,故措辞委婉。
 
原文
仆窃闻君子处己,不欲自恕而苛责他人以非其道。今执事之于仆〔1〕,乃有不然者。愿为执事陈之。
执事,仆之父行也。神宗之末,与大人同朝,相得甚欢。其后乃有欲终事而不能者,执事当自追忆其故,不必仆言之也。大人削官归,仆时方少,每侍,未尝不念执事之才,而嗟惜者弥日。及仆稍长,知读书,求友金陵,将戒途〔2〕,而大人送之曰:“金陵有御史成公勇者〔3〕,虽于我为后进,我常心重之,汝至,当以为师。又有老友方公孔熠〔4〕,汝当持刺拜于床下。”语不及执事。及至金陵,则成公已得罪去,仅见方公,而其子以智者〔5〕,仆之夙交也〔6〕,以此晨夕过从。执事与方公同为父行,理当谒。然而不敢者,执事当自追忆其故,不必仆言之也。今执事乃责仆与方公厚,而与执事薄。噫,亦过矣!
 
忽一日,有王将军过仆甚恭。每一至,必邀仆为诗歌,既得之,必喜。而为仆贳酒奏伎,招游舫,携山屐〔7〕,殷殷积旬不倦。仆初不解,既而疑,以问将军,将军乃屏人以告仆曰:“是皆阮光禄所愿纳交于君者也。光禄方为诸君诟〔8〕,愿更以道之君之友陈君定生〔9〕、吴君次尾〔10〕,庶稍湔乎〔11〕!”仆敛容谢之曰:“光禄身为贵卿,又不少佳宾客足,自娱;安用
此二三书生为哉?仆道之两君,必重为两君所绝。若仆独私从光禄游,又窃恐无益光禄。辱相款八日,意良厚,然不得不绝矣。”凡此皆仆平心称量〔12〕,自以为未甚太过。而执事顾含怒不已,仆诚无所逃罪矣!
 
昨夜方寝,而杨令君文骢叩门过仆曰〔13〕:“左将军兵且来,都人汹汹,阮光禄飏言于清议堂,云〔14〕子与有旧〔15〕,且应之于内。子盍行乎〔16〕?”仆乃知执事不独见怒,而且恨之,欲置之族灭而后快也。仆与左诚有旧,亦已奉熊尚书之教〔17〕,驰书止之,其心事尚不可知。若其犯顺〔18〕,则贼也;仆诚应之于内,亦贼也。士君子稍知礼义,何至甘心作贼。万一有焉,此必日暮途穷,倒行而逆施,若昔日干儿义孙之徒〔19〕,计无复之〔20〕,容出于此。而仆岂其人耶! 何执事文织之深也〔21〕?
 
窃怪执事常愿下交天下士,而展转蹉跎,乃至嫁祸而灭人之族,亦甚违其本念。倘一旦追忆天下士所以相远之故,未必不悔,悔未必不改。果悔且改,静待之数年,心事未尝不暴白。心事果暴白,天下士未必不接踵而至执事之门。仆果见天下士接踵而至执事之门,亦必且随属其后,长揖谢过,岂为晚乎?而奈何阴毒左计〔22〕一至于此!仆今已遭乱无家,扁舟短棹,措此身甚易。独惜执事忮机一动〔23〕,长伏草莽则己〔24〕;万一复得志,必至杀尽天下士,以酬其宿所不快〔25〕。则是使天下士终不复至执事之门,而后世操简书以议执事者〔26〕,不能如仆之词微而义婉也。仆且去,可以不言;然恐执事不察,终谓仆于长者傲,故敢述其区区。不宣。
 
注释
〔1〕执事:管事的人,借指对方。
〔2〕戒途:筹备登程。
〔3〕成勇:字仁有,山东乐安人。天启进士,崇祯时官南京御史。后因反对杨嗣昌夺情入阁,被撤职,戍宁波卫。故下文说“已得罪去”。
〔4〕方孔熠:字潜夫、万历间进士。崇祯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广。
〔5〕其子以智:指方孔子方以智,字密之。晚明哲学家。崇祯间进士,官检讨。入清后,为僧以终。
〔6〕夙(sù)交:旧交,侯方域与方以智、陈贞慧、冒襄等被称为明末四公子。
〔7〕贳(shì)酒:赊酒。奏伎:招歌妓演奏。山屐(jī):一种特制的供游山用的木屐,上山去其前齿,下山去其后齿。为谢灵运所制,又叫谢公屐。
〔8〕方为诸君诟:当时阮大铖大肆活动,企图起用。复社诸名士,作“留都防乱揭”,揭露阮的丑恶面目,阮极为狼狈。诟: 侮辱。
〔9〕陈定生:名陈贞慧,阳羡人,是复社重要成员,以散文名家。明亡后隐居家乡。
〔10〕吴次尾:名吴应箕,安徽贵池人,也是复社成员。清兵南下,曾起兵反抗,失败被执,不屈死。
〔11〕庶:庶几乎,差不多。湔(jiān):洗刷。
〔12〕平心称量:以持平之心加以衡量。
〔13〕杨令君文骢:杨文骢,字龙友,贵阳人。崇祯时曾官江宁县令,故称令君。福王时,升兵部主事,巡抚京口。清兵至,兵败被执,不屈死。
〔14〕飏言:同扬言。清议堂:当时南京的一些大臣议论朝政的地方。
〔15〕子与有旧:你与左良玉有老交情。左良玉初在辽东与清军作战,以骁勇受当时兵部侍郎侯恂的提拔,侯派左良玉将兵援大凌河,才以战功升为将领。后左对侯恂特别感激。曾三过商丘,对侯拜伏如家人。
〔16〕盍(hé):何不。
〔17〕熊尚书:即熊明遇,时官兵部尚书。左兵抵江州,熊明遇请侯方域往说之,方域乃代其父恂作书致良玉。
〔18〕犯顺:指反抗朝廷。
〔19〕乾儿义孙之徒:魏忠贤专政时,干儿义孙满朝廷,有“十孩儿、四十孙”之号。阮大铖亦为忠贤干儿。
〔20〕计无复之:没有办法恢复官职。
〔21〕文织:深文罗织。即用法深刻以陷人于罪。
〔22〕左计:不正当的计谋。
〔23〕忮(zhì)机:嫉妒的心机。
〔24〕长伏草莽:长久地隐居山林,指不做官。
〔25〕酬:报答,此指报复。宿:过去。
〔26〕操简书:指拿纸笔写历史。
 
译文
我曾经听说“君子对待自己,不会仅原谅了自己却因思想不同而苛责别人”。现在您对我却不是这样,我愿为您陈述这件事。
您是我的父辈,神宗末年曾与我父亲同朝做官,关系非常融洽。后来却出现了想与您交往而不能的情况,您应当自己回忆其中的原因,不必我来说了。父亲免官回到家中,我当时年龄还小。侍奉父亲时,父亲常常整天地回想您的才华而感叹惋惜不已。等我长大后,懂得了读书,到金陵去寻找朋友。临行前,父亲对我说:“金陵有一位御史叫成勇,虽是我的后辈,我一直器重他,你应当认他为老师。还有一位老朋友叫方孔,你应当拿名帖拜在他的门下。”只是没有提到您。等我到了金陵时,成公已经因罪离开,我仅仅拜见了方公,他的儿子方以智是我的旧交,因此整天来往。您与方公同是我的父辈,按理应去拜访,然而不敢去的原因,您应当自己去回忆其中缘故,不必让我来说。现在您反而指责我与方公关系密切,而与您关系疏远,唉,也太过分了!
 
忽然有一天,一位王将军来探望我,非常有礼貌。每次来,必定请我为他写诗。得到之后,必定非常高兴。又为我买酒喝,又请歌妓陪伴;还租赁游船陪我游玩,带着登山的鞋约我爬山,情意殷切,前后十余天也不疲倦。我开始还不理解,接下来有些疑心,便询问王将军。将军于是摒退众人告诉我说:“这都是阮光禄希望与您交友而安排的。阮光禄正被诸位君子所攻击,请您再向您的朋友陈定生、吴次尾说说情,多少洗刷洗刷他的名声!”我严肃地拒绝道:“阮光禄身为贵官,又不缺少好的宾客来欢娱,何必要这两三个书生呢?我如果向他们两位提这件事,必然同样为他们所回绝,如果我独自一人与阮光禄交游,又担心对阮光禄毫无用处。劳驾您款待了我8天,心意的确很诚恳,但我不能不与您断绝来往了。”这一切都是我心平气和反复掂量后做的,自认为还不算太过分,而您却愤怒不止,我真是无法逃避罪责了。
 
昨天夜间刚刚入睡,杨文骢县令就敲门来探访我说:“左将军的兵马就要来了,城里人闹成一片。阮光禄在清议堂上扬言说:‘侯方域与左良玉有旧情,并且要做他的内应。’你还不快离开吗?”我这才知道您不仅加怒于我,而且非常恨我,欲置我于灭族之祸而后快啊。我与左良玉的确有旧情,并且已奉熊尚书的指教,写信制止他了。他心中怎么想还不能知道。如果他犯上作乱就是叛贼,我如果真做他的内应,也是叛贼。读书的君子稍稍知道些礼义的道理,何至于心甘情愿地去作叛贼?万一真有此事,这必定是走投无路,倒行逆施。像从前魏忠贤的干儿义孙之流,没有其他办法,可能做这种事,而我难道是那种人吗? 为什么您罗织罪名如此歹毒啊!
 
我奇怪您常愿交结天下的名士,但又反复不定,以至于嫁祸于人并要使别人遭受灭族之祸,这与您的本意大相径庭。假使有朝一日您能回忆起天下之士与您疏远的缘故,未必不感到后悔;有了后悔之心,未必不想改正。果然既感到后悔又想改正,心平气和地等待几年,心中愿交结名士的想法未必不表露出来,心中的想法果然表露出来了,天下之士未必不一个接一个地来到您的门前。我如果见天下之士都一个接一个地到您的门前了,也一定将随在这些人的后边,向您行礼谢罪,难道这能算晚吗? 而您为什么施用阴谋诡计到了这种地步!
 
我现在已遭受离乱,无家可归,一只小船就可容我一身。只是可惜您猜忌人的心机一动,若是永远隐居山林还不太要紧,万一又得志掌了政权,必定会杀尽天下之士,以报从前的怨恨。这样就会使天下之士再也不到您的门下,后人在著述中议论您时,不能像我这样委婉了。我就要离开,可以不再多说;但担心您不理解我,始终认为我对您这位长辈太傲慢,所以才冒昧地讲述了以上的话。不再多说了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侯方域
侯方域简介

侯方域(1618—1655),字朝宗,河南商丘人。崇祯十二年(1639),他到南京参加乡试,与复社文士张溥、陈定生等结交。马士英拥立福王后,阉党阮大铖用事,大兴党狱,残酷迫害复社成员,侯方域被迫出走,后来在宜兴被捕下狱。直到清兵南下,他才脱险。清顺治八年(1651),他被迫参加河南乡试,中副榜。他的性情浪漫,年轻时溺于声妓;壮年后有所悔悟,便发愤学习古文、诗词的写作,自题堂名为“壮悔堂”,自题文集为《壮悔堂文集》。他在文学上师承《史记》、韩欧,以才气见长,直抒胸臆,注重词藻,成为清初散文的一大名家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