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魏学洢

将赴浙狱遗友人书(魏学洢)

提要
《将赴浙狱遗友人书》是明末散文家魏学洢写给友人的一封信。当时魏学洢父亲魏大中因弹劾魏忠贤而遭诬下狱,惨死狱中,魏忠贤为了根荄尽斩又以“赃款”未了迫害魏学洢,魏学洢晨夕号泣,不久悲愤而死。信中首先对先父的惨死表示了极大的义愤。接下来作者对世道的不公给予了痛斥。揭示出了封建吏治和法规的悖谬。作者将先父比作古代贤士伯夷,将自己比作春秋义士要离,以此表明他们父子二人的高尚情操。他希望友人能够将先父葬于伯夷墓侧,将自己葬于要离冢旁,这样便可安慰一下他们父子双魂。这时他已抱着必死的决心,眼含血泪叮嘱后事,令人悲痛难忍。
 
原文
榷阉之杀忠良也,以什佰计〔1〕,有死贬所者,有死狱中、死杖下者,有死东西市者〔2〕;然皆随刑随毙,随毙随殓;虽或身首异处,犹能补缀成尸,全妻孥相抱一哭而后盖棺〔3〕,亦或不幸之幸也。未有若先子之备尝惨酷:未死而蛆蚋生肌,既死六、七日,犹故缓其旨,俾尸腐牢穴中,不使一寸肌肤,获粘残骨入木者。足下读书万卷,见古忠臣之死,有惨毒如先子者哉!
 
矧其人既死〔4〕,坐贿三千三百,度其家无四壁,势不能偿,必至卵巢俱倾,根荄尽斩而后已〔5〕,尝中夜环走,恸极成癫。谓前此设有人焉,挺躬仗义〔6〕,贷以多金,使得如数以输,及期而纳;彼纵意不在赃,犹得出诏狱、入法司〔7〕,俾父子相诀而毙;不至割绝伤惨,遂至此也。岂意遍告亲知,百无一应;推迟迁延,备极诈狙。独范阳长者高倡醵金之议〔8〕,深乡酷贫之士〔9〕,素不通名者,莫不典衣鬻物以相和。然多者不过十余金,寡者数十青蚨而已〔10〕。伯夷有难,岂颜回、原宪所能助哉! 已矣,勿复言矣!
 
昔人谓廉吏可为而不可为,犹谓妻子贫困已耳。今则枉刑坐贿,罪延其孥,清白吏子孙其受祸有什佰于墨吏者。福善祸淫之说,岂特不验,且复倒行逆施。茫茫天道,尚可问耶!今追比伊始〔11〕,洢将就浙狱矣。先子罹祸,人不手援;岂先子既没,犹有出而援咿者哉! 即或有之,顾昔不能活父,而今以自活;实痛之,不如速死之为愈也。嗟乎悲哉!
 
司马迁羞贫贱、轻仁义,颇怪其谬于圣人,乃今知其不妄也。货殖、游侠诸篇,焉得不传千禩哉〔12〕!先子死当葬首阳山侧〔13〕,若死须葬要离冢旁。天地鄙陋〔14〕,莫可告语。昔先子槛车发平望〔15〕,啧啧奇足下不置。侨良乡宾客慊从〔16〕,俱似遥领足下意者。及扶榇南返〔17〕,又闻经纬甚悉〔18〕。慨然叹足下义士,故挍血布此〔19〕。知回宪无力〔20〕,不能援伯夷急难。苟存此心,亦足慰先子与不肖之双魂于地下也! 临书哽咽,不能更言。
 
注释
〔1〕什佰:即百十人。
〔2〕死东西市:即在刑场处死。
〔3〕妻孥:指妻子儿女。
〔4〕矧(shěn):况且。坐贿:定罪受贿赂。魏忠贤制造冤狱,诬告杨涟、左光斗、魏大中等接受了熊廷弼的贿赂。
〔5〕根荄(gāi):树根叫根,草根叫荄。
〔6〕挺躬:挺身而出。
〔7〕诏狱:指奉诏系治罪犯之所。当时由镇抚司许显纯审问。许系阉党,专用酷刑。法司:司法机关,如当时的刑部、大理院。
〔8〕范阳长者:指孙奇逢、鹿正、孙承宗等人。范阳,古地名,今河北定兴、容城一带。醵(jù)金:凑钱。
〔9〕深乡:穷乡僻壤。
〔10〕青蚨(fú):古代指铜钱。
〔11〕追比:旧时官府规定日期交欠款或税金,逾期则受杖责,叫追比。伊始:开始。
〔12〕千禩(sì):千年。:同“祀”。
〔13〕首阳山:伯夷隐居饿死处,在河南偃师县。
〔14〕鄙陋:狭窄。
〔15〕槛车:古代运送囚犯的车。平望:镇名,在今江苏吴江县。
〔16〕侨良乡:乡镇名。慊(qiè)从:侍从。
〔17〕扶榇(chèn):送棺材。
〔18〕经纬:经营,料理。悉:完备。
〔19〕挍(jiào)血:擦眼泪。因过于悲伤,泪尽继之以血。
〔20〕回宪:回天。
 
译文
估量阉党魏忠贤杀害忠良之士的数目,要在百十人之上,有的死于贬所,有的死于狱中、死于酷刑,有的死于刑场;但都是随着刑罚而毙命,死后随即入殓。虽然有的身子和首级分离,还能补缀为完整的尸体,让妻子儿女抱着尸体痛哭一场然后合上棺盖,这也是不幸中之大幸啊。没有谁像先父那样备尝惨毒的酷刑:人还没有死,蛆虫却在肌肉中生出,已经死去六七天了,还被人故意延缓报告,使尸体在牢狱中腐败,不让一寸肌肉得以粘在残骨上入殓。您读书万卷,曾见古代忠臣死得有如先父这样惨毒的吗!
 
况且人已经死了,还判定收受三千三百两银子的贿赂,估计他家中一贫如洗,无力偿还,务必使他子孙后代全部受累,斩草除根才罢休。我曾连夜四处奔走,悲恸得几乎要发疯。假如在此之前有人能挺身仗义,借给我足够的银子,使我能够如数偿还,到期交纳;即使他们的本意不在追赃,也可以使先父从诏狱中摆脱出来,进入到正常的司法审理中,让我们父子决别而后死去;不至于断绝音信遭受酷刑到这个地步。谁知四处求亲告友,竟无一人回应;推托迟延,极尽狡诈。唯独范阳的几位长者提出凑钱的倡议,穷乡僻壤的贫寒人士,素不相识,无不典卖衣物来响应。但是多的不过十几两银子,少的几十个铜钱罢了。伯夷有了危难,难道贫困的颜回、原宪能帮助得了吗! 算了,不再多说了!
 
从前人们曾说廉洁的官吏应当做但又不可做,不过说做了会使妻子贫困而已。现在却受了冤刑并判定受贿,罪责牵连到了他的后代,清白官吏的子孙所遭受的祸难比贪官污吏要大百十倍。(现实中)福善祸淫的说法不仅不灵验,甚至是倒行逆施。茫然不可知的天理公道,还能相信吗!现在追缴赃款刚刚开始,我将要去浙江的狱中了。先父遭受祸难,人们不予以帮助;难道先父已经死了,还有人来帮助我吗! 即使碰巧有这种人,回想以前未能救活父亲,而现在自己却活着,我的确为此感到痛心,不如立即死去还好些。唉,实在太悲哀了!
 
司马迁羞于贫贱、轻视仁义,我以前很奇怪他违背了圣人的教导,现在才知道他是对的。“货殖”、“游侠”等篇,怎能不流传千年呢!先父死后应葬在首阳山旁,我如果死去要葬在要离墓旁。天地实在是太狭窄了,没有人可以告知这些知心话。从前先父的囚车从平望出发时,曾赞叹您不止。侨良乡的宾客侍从,也仿佛都能领会您的心意。等到送父亲的灵柩回南方时,又听说您料理得非常周到。我慨叹您是一位义士,所以流着眼泪写了这封信。我知道您无力回天,不能救助伯夷的急难。如果您有这种心意,也足以安慰先父和我在地下的双魂了!痛苦难忍,不再多说了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魏学洢

魏学洢(约1596—约1625),字子敬,号茅檐,明末嘉善(今属浙江省嘉兴市)人,明末散文家。是当地有名的秀才,也是一代明臣魏大中的长子,其一生短暂,未做过官,好学善文,著有《茅檐集》。被清代人张潮收入《虞初新志》的《核舟记》,是其代表作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