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袁宏道

与汤义仍书(袁宏道)

提要
《与汤义仍书》是袁宏道在万历二十三年(1595)出任吴县县令以后,写给当时遂昌县令汤显祖的一封信。信中以一种莫可如何,故作达观的心情,陈述了作县令的“苦趣”。县令属下级地方官,在晚明腐朽庸俗的官场中,处境颇为难堪。在这封信中,作者没有作正面陈述,而是借助于宁可弃官乞食的陶潜和可配大人的龙和鹏,来表示自己既非大人,而又效陶未得,只好供人驱走。这些话,表面看来是安时守分,实际上是满腹牢骚,聊以解嘲。
 
原文
作吴令,备诸苦趣。不知遂昌仙令趣复何如〔2〕? 俗语云:“鹄般白,鸦般黑。”由此推之,当不免矣。
人生几日耳! 长林丰草〔3〕,何所不适,而自苦若是。每看陶潜,非不欲官者,非不丑贫者。但欲官之心不胜其好适之心,丑贫之心不胜其厌劳之心,故意“归去来兮”,宁乞食而不悔也。
 
弟观古往今来,唯有讨便宜人,是第一种人。故漆园首以《逍遥》名篇〔4〕。鹏唯大,故垂天之翼,人不得而笼致之;若其可笼,必鹅鸭鸡犬之类,与夫负重致远之牛马耳。何也?为人用也。然则,大人终无用哉〔5〕?五石之瓢,浮游于江海;参天之树,逍遥于广漠之间。大人之用,亦若此而已矣。且《易》不以龙配大人乎?龙,何物也?飞则九天,潜则九地〔6〕,而人岂得用之!由此观之,大人之不为人用久矣。对大人言,则小人也。弟,小人也。人之奔走驱逐我,固分〔7〕,又何厌焉?下笔及此,近况可知。知己教我!
 
注释
〔1〕汤义仍:即汤显祖,字义仍,号若士,明临川人。官至礼部主事,因劾首辅申时行而被贬为雷州徐闻典事,后调浙江遂昌县任知县。终以忤权贵落职。有诗文集《玉茗堂集》。
〔2〕遂昌仙令:对遂昌县令的雅称。
〔3〕长林丰草:本谓高大的树林、丰茂的野草,是禽兽栖止的佳地。后用以指代隐逸者的居地。
〔4〕漆园:指庄周。庄周曾为漆园吏,故称。
〔5〕大人:指德行高尚、志趣高远的人。
〔6〕九天、九地:指天地的最高处。
〔7〕固分:本来如此。谓命中注定。
 
译文
做吴县县令,各种苦趣都领略了。不知道你在遂昌做着最上等的“仙令”,趣味又如何? 俗话说:“天鹅都是白的,乌鸦都是黑色的。”从这一点推论,恐怕也难免同样的苦趣吧!
人生太短暂了!广阔的树林、茂密的草原,何处不能自由地生活,却自讨这种苦吃。每当想起陶渊明,并不是不想做官,并不是不厌恶贫穷。只是要做官的心,敌不过他喜爱自由的心;厌恶贫穷的心,敌不过他厌恶劳顿的心。所以最终归隐田园,宁愿乞食也不后悔。
 
弟观古往今来的人,只有追求方便舒适的人,是第一种人。所以庄子把《逍遥游》放在卷首,鹏只因其大,因此有垂天般的翅膀,人们便不能用笼子捕获它。假如它能放到笼子里,必定是鹅鸭鸡犬之类的小家畜,或者是那拉着重车走远路的牛马罢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被人所用了。那么伟大的人就没什么用处吗?乘着五石的大瓢,漂浮在江海之上。高耸入云的大树,自由自在地生长在广阔的天地之间。伟大的人的用处,也就如此而已。再说《周易》不是用龙与大人相配吗!龙是一种什么东西呢?腾飞则在天的最顶端,潜藏则在地的最深处,人怎能得到并使用它。从这一点看,伟大的人不被人所驱使由来已久了。对伟大的人来说,被人所驱使的就是小人。弟是小人,人们随意地驱使我,这是我本来命中注定的,又讨厌什么呢!提笔说了这样一些话,我的近况可想而知。请你这知己者指教我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袁宏道
袁宏道简介

袁宏道(1568年─1610年),字中郎,又字无学,号石公,又号六休。汉族,荆州公安(今属湖北省公安县)人。万历二十年进士,历任吴县知县、礼部主事、吏部验封司主事、稽勋郎中等职、国子博士等职,世人认为是三兄弟中成就最高者。少敏慧,善诗文,年十六为诸生,结社城南,自为社长。他是明代文学反对复古运动主将,他既反对前后七子摹拟秦汉古文,亦反对唐顺之、归有光摹拟唐宋古文,认为文章与时代有密切关系。他说过:”世道既变,文亦因之。今之不必摹古者,亦势也。”他亦相信写文要真,认为“古有古之时,今有今之时”(今人称为文学进代论),即“我面不能同君面,而况古人之面貌乎?”袁宏道在文学上反对“文必秦汉,诗必盛唐”的风气,提出“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”的性灵说。与其兄袁宗道、弟袁中道并有才名,由于三袁是荆州公安县人,其文学流派世称“公安派”或“公安体”。合称“公安三袁”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