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苏洵

上欧阳内翰书(苏洵)

提要
《上欧阳内翰书》是嘉祐元年(1056)苏洵重游京师时写给文坛领袖、翰林学士欧阳修的,其目的不外乎希望得到欧阳修的赏识和荐引,但他洋洋洒洒写了近两千言,却无一语直接道破。第一段表明对欧阳修等人“慕望爱悦”之久之切,寓渴望得到援引之意;第二段从赞扬欧阳修的文章风格独具、自成一家入手,显示自己对欧阳修相知之深,意在引出让欧阳修视为知己而予以赏拔;第三段叙说自己通过不懈地研读古圣先贤的著作,目前在道德、文章上已有所成就,暗含我是值得荐举的,不会让你失望的意思。三段内容看似不相关联,实则与主旨遥相呼应。所以,委曲婉转是这封信的一个突出特点。
 
原文
内翰执事:洵布衣穷居,尝窃有叹。以为天下之人,不能皆贤,不能皆不肖。故贤人君子之处于世,合必离,离必合。往者天子方有意于治,而范公在相府,富公为枢密副使〔2〕,执事与余公、蔡公为谏官,尹公驰骋上下,用力于兵革之地。方是之时,天下之人,毛发丝粟之才,纷纷然而起,合而为一。而洵也自度其愚鲁无用之身,不足以自奋于其间,退而养其心,幸其道之将成,而可以复见于当世之贤人君子。不幸道未成,而范公西,富公北,执事与余公、蔡公分散四出,而尹公亦失势,奔走于小官。洵时在京师,亲见其事,忽忽仰天叹息〔3〕,以为斯人之去,而道虽成,不复足以为荣也。既复自思,念往者众君子之进于朝,其始也,必有善人焉推之;今也,亦必有小人焉间这。今之世无复有善人也,则已矣!如其不然也,吾何忧焉?姑养其心,使其道大有成而待之,何伤?退而处十年,虽未敢自谓其道有成矣,然浩浩乎其胸中若与曩者异〔4〕。而余公适亦有成功于南方,执事与蔡公复相继登于朝,富公复自外入为宰相。喜且自贺,以为道既已粗成〔5〕,而果将有以发之也。既又反而思,其向之所慕望爱悦之而不得见之者,盖有六人焉,今将往见之矣。而六人者,已有范公、尹公二人亡焉,则又为之潸然出涕以悲。呜呼!二人者不可复见矣,而所恃以慰此心者,犹有四人也,则又以自解。思其止于四人也,则又汲汲欲一识其面〔6〕,以发其心之所欲言。而富公又为天子之宰相,远方寒士,未可遽以言通于其前〔7〕;余公、蔡公,远者又在万里外;独执事在朝廷间,而其位差不甚贵〔8〕,可以叫呼扳援而闻之以言〔9〕。而饥寒衰老之病,又痼而留之〔10〕,使不克自至于执事之庭。夫以慕望爱悦其人之心,十年而不得见,而其人已死,如范公、尹公二人者;则四人者之中,非其势不可遽以言通者,何可以不能自往而遽已也!
 
执事之文章,天下之人莫不知之;然窃自以为洵之知之特深,愈于天下之人〔11〕。何者?孟子之文,语约而意尽,不为刻斩绝之言〔12〕,而其锋不可犯。韩子之文〔13〕,如长江大河,浑浩流转,鱼鼋蛟龙,万怪惶恐,而抑遏蔽掩,不使自露;而人望见其渊然之光〔14〕,苍然之色〔15〕,亦自畏避,不敢迫视〔16〕。执事之文,纡余委备〔17〕,往复百折,而条达疏畅〔18〕,无所间断;气尽语极,急言竭论〔19〕,而容与闲易〔20〕,无艰难劳苦之态。此三者,皆断然自为一家之文也。惟李翱之文,其味黯然而长,其光油然而幽,俯仰揖让〔21〕,有执事之态;陆贽之文〔22〕,遣言措意,切近的当〔23〕,有执事之实;而执事之才,又自有过人者。盖执事之文,非孟子、韩子之文,而欧阳子之文也。夫乐道人之善而不为谄者,以其人诚足以当之也;彼不知者,则以为誉人以求其悦己也。夫誉人以求其悦己,洵亦不为也;而其所以道执事光明盛大之德,而不自知止者,亦欲执事之知其知我也。
 
虽然,执事之名,满于天下;虽不见其文,而固己知有欧阳子矣。而洵也不幸堕在草野泥途之中〔24〕,而其知道之心,又近而粗成。而欲徒手奉咫尺之书〔25〕,自托于执事,将使执事何从而知之,何从而信之哉?洵少年不学,生二十五岁,始知读书,从士君子游。年既已晚,而又不遂刻意厉行〔26〕,以古人自期,而视与己同列者,皆不胜己,则遂以为可矣。其后困益甚,然后取古人之文而读之,始觉其出言用意,与己大异。时复内顾,自思其才,则又似夫不遂止于是而已者〔27〕。由是尽烧曩时所为文数百篇,取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韩子及其他圣人、贤人之文,而兀然端坐,终日以读之者,七八年矣。方其始也,入其中而惶然,博观于其外而骇然以惊。及其久也,读之益精,而其胸中豁然以明;若人之言固当然者,然犹未敢自出其言也。时既久,胸中之言日益多,不能自制,试出而书之。已而再三读之,浑浑乎觉其来之易矣〔28〕,然犹未敢以为是也。近所为《洪范论》、《史论》凡七篇,执事观其如何?嘻!区区而自言,不知者又将以为自誉以求人之知己也。惟执事思其十年之心如是之不偶然也而察之。
 
注释
〔1〕欧阳内翰:指欧阳修,宋人称翰林为内翰。
〔2〕富公:指富弼,字彦国,河南(今河南省洛阳市)人。
〔3〕忽忽:失意的样子。
〔4〕浩浩乎:广大的样子。
〔5〕粗成:初步有所成就。
〔6〕汲汲:心情急切的样子。
〔7〕遽:急速;很快。
〔8〕差:还,比较。
〔9〕扳援:援引,荐举。
〔10〕痼(gù):经久难治的病。
〔11〕愈:通“逾”,超过。
〔12〕刻斩绝之言:指文辞锐利险峭。
〔13〕韩子:指韩愈
〔14〕渊然:深邃的样子。
〔15〕苍然:形容青色。
〔16〕迫视:近看。
〔17〕纡余委备:指文辞曲折尽致而文意纤细详密。纡余:曲折的样子。委:委曲,细微曲折。
〔18〕条达疏畅:条理清晰、文字通畅的意思。
〔19〕急言竭论:措辞激烈、议论充分的意思。
〔20〕容与闲易:从容舒缓、闲雅平易的意思。容与:从容。
〔21〕俯仰揖让:一举一动都非常谦逊。揖让:作揖和谦让,是古代宾主相见的礼节。
〔22〕陆贽:字敬舆,苏州嘉兴(今浙江省嘉兴县)人。唐德宗时为翰林学士,后迁中书侍郎,同平章事,其文条理精密,雄健流畅,具有概括和说服的力量。
〔23〕的当:确切,恰当。
〔24〕草野泥途:指不任官职的人所住的地方。草野:乡野,与朝廷相对。
〔25〕咫尺之书:指信札。《汉书·韩信传》颜师古注:“八寸曰咫。咫尺者,言其简牍或长咫,或长尺,喻轻率也。”
〔26〕刻意厉行:峻立意志,磨砺德行。《庄子·刻意》:“刻意尚行。”司马彪注:“刻,削也。峻其意也。”
〔27〕似夫不遂止于是:似乎不能停留在这种地步。
〔28〕浑浑乎:泉水涌出的样子,这里形容文思如泉涌。
 
译文
内翰大人:我苏洵身无一官半职,境遇困顿,常常私下里感叹,认为天下的人,不可能全是贤人,也不可能全是不好的人,所以贤人、君子立身于世,聚合在一起后一定会分离,分离一段时间后还会聚合在一起。以前天子正想治理好国家的时候,范公(范仲淹)担任参知政事(副宰相),富公(富弼)任枢密副使,您和余公(余靖)、蔡公(蔡襄)都做谏官,尹公(尹洙)上下奔走,在战争前线尽心竭力。这时天下的人中,即使有像毛发丝粟一样微小才能的,也都纷纷挺身而起,聚合在一起。可我考虑自己是个愚笨钝拙,没什么用处的人,不足以置身他们中间有所作为,便退而修养心性,希望道德、文章上的修养将会有所成就,然后才可以去谒见当代的贤人、君子。不幸的是我的道德、文章仍没什么成就,而范公已离开朝廷到了西边,富公也离开朝廷到了北边,您和余公、蔡公分散四处,尹公也失去了权势,只能在一些低微的职位上奔走。那时我正在京师,亲眼看到这些事,心情忧愁烦乱,仰天叹息,认为这些人离开了朝廷,即使我的道德、文章有所成就,也不再值得引以为荣了。既而又想到,从前诸位君子到朝廷做官,开始的时候,一定有好人加以推举引荐,而现在也一定有小人从中挑拔离间。现在世上不再有好人也就算了,如果不是这样,我忧愁什么呢?暂且修养心性,让我的道德、文章大有成就来等待好人的提携,这又有什么损害呢?回去在家中一住十年,虽然不敢自己夸口说道德、文章的修养已有成就,但胸怀广大有如水势浩荡,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。而余公正好在南方平乱有功,您和蔡公相继回到朝廷,富公又被从外面召进朝廷做了宰相,看那形势,贤人、君子将要再聚合在一起了。我为之高兴而且也为自己庆幸,心想我的道德、文章的修养已经略有成就,果然有机会把它们表现出来了。既而又转念一想,我以前所敬慕、仰望、热爱、喜欢而未能见到的有六个人,现在将可以去拜见他们了,可是六个人中,范公、尹公已经去世了,想到这,就又为他们潸然泪下,悲伤万分。唉!这两个人是不能再见到了,但所幸能赖以安慰我这种心情的还有其他四个人,于是便又以此自我排解。想到只有这四个人了,就迫不及待地想见上一面,把我心里想说的话倾吐出来。可是富公已做天子的宰相,我作为来自边远地区的一介寒士,不可能骤然间和他见面交谈,而余公、蔡公又远在万里之外。只有您在朝廷里,而且官位比较起来不那么显贵,可以对您呼吁、攀援,把心里话说给您听。但因为饥寒衰老而身患疾病且久治不愈,以致滞留不前,使我不能登上您的门庭。以我敬慕、仰望、热爱、喜欢的心情,却十年间不能相见,况且,范公、尹公已经去世,其余的四个人中,除了由于情势所限不能很快见面交谈的以外,我怎么可以不亲去拜访就算了呢!
 
您的文章,天下的人没有不知道的,但我私下里认为自己对您的文章了解得特别深,超过了天下所有的人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孟子的文章,言辞虽然简约但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,他不用锐利尖刻的语言,但文章锋芒逼人、不可冒犯。韩愈的文章,气势如同长江大河浩荡奔腾,使得鱼鳖蛟龙和各种怪物都惊疑惶恐,而且在表现上又采用抑制、阻遏、遮掩的手法,不让它自己显露出来,但人们远远望见那深邃的波光和深青的水色,会因害怕而躲避开,不敢逼近去看。您的文章,婉曲详备,文笔往复转折很多,但又条理通畅,没有间断的地方;即使要将强烈的语气表达到极点,即使急切间要将道理表述透彻,写来也是从容不迫、安闲平易,没有艰难劳苦的样子。上述三位先生的文章,毫无疑问都是自成一家的。只有李翱的文章,意味深沉悠长,光彩流畅美好,好像一俯一仰行拱手之礼那样有章法、合规矩,有您的文章的样子;陆贽的文章,运用语言表达思想,贴切恰当,具有您的文章根本特征;但您的才能又自有过人之处。您的文章,既不是孟子的文章,也不是韩愈的文章,而是您欧阳修自己的文章。乐于称赞别人的好处而又不流于谄媚奉承,关键在于被称赞的人真正是当之无愧。那些不了解这一点的人,却认为称赞别人是为了求得对方喜欢自己。如果称赞别人是为了求得对方喜欢自己,那我苏洵是不会去做这样的事的。而我所以情不自禁地称道您的光明盛大的德行,不过是想让您知道我还算是您的一个知音罢了。
 
虽说是这样,您的大名传遍天下,即使没有见过您的文章的人也早已知道世上有您这位欧阳先生了。可我苏洵很不幸,落在穷乡荒野之中,现在我致力于提高道德、文章修养的愿望大致快要实现了,很想空手捧着书信,去把自己托付给您,可是又让您从何处了解我、凭什么信任我呢?我年轻时不好学习,到25岁时才知道读书,向一些有志向和学问的人求学请教。年纪已经大了,而又不能就此锻炼意志、磨砺德行,以古人作为效法的榜样,看看那些和我地位相同的人,都没有超过自己的,于是就认为可以了。后来困惑越来越大,这才拿起古人的文章来研读它们,才觉得古人运用的言辞和表达的意思,和自己大不一样。有时反省自己,思量一下自己的才能,便又觉得似乎不能在这种水平上止步不前。因此烧光了过去全部所做的数百篇文章,拿起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,韩愈和其他圣人、贤人的文章,端正地坐着,成天攻读,这样持续了七八年。刚开始的时候,一深入到这些文章的内容中去就觉得惶恐,博览它们的外部形式就觉得惊骇。等时间一长,将它们读得越来越精熟深透,胸中便豁然明朗起来,觉得好像写文章本来就应该这样,但是我还是不敢自己提笔写作。时间久了以后,胸中的话一天天多了起来,无法控制住自己,便试着让它们流露出来写成文章。既而又反复阅读古人的书,再写起文章来,就觉得文思如泉水奔涌不止,来得很容易了。但我还是不敢自以为是。呈上我近来所作的《洪范论》、《史论》共七篇文章,请您看看怎么样。唉!我自己说了这些话,不了解情况的又会以为我在自我夸耀,来求得别人赏识自己,希望您能想到我对您的仰慕之心十年来一直如此,并非出于偶然,愿您体察这一点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苏洵
苏洵简介

苏洵(1009—1066),字明允,眉山(今四川省眉山县)人。相传他20余岁才发愤读书,写作古文。但是当他应进士和茂才异等的考试时,都没有考取。因此他愤而烧毁自己的文章,再度刻苦攻读古代典籍,终于使他成为了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。他的散文笔力雄劲,长于策论,对当时的政治、军事提出了改革的主张,同时反对土地兼并和对辽、夏采取妥协的政策。著有《嘉祐集》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