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赵景真

与嵇茂齐书(赵景真)

提要
据《嵇绍集》所言,《与嵇茂齐书》确系赵景真写给嵇茂齐的一封书信。在这封信中,作者描述了自己去辽东的行路之难,别离之苦,仕途的艰难甚于行路之难。抒发了壮志难酬的忧愤,表达了对朋友深切的思念之情。该信情真意切,辞采绚丽,笔锋凌厉,个性鲜明,气势雄浑,是当时一篇很有影响的抒发豪情的佳作。
 
原文
安白:昔李叟入秦,及关而叹;梁生适越,登岳长谣〔2〕。夫以嘉遁之举,犹怀恋恨,况乎不得已者哉〔3〕!
惟别之后,离君独游,背荣宴,辞伦好,经迥路,涉沙漠〔4〕。鸣鸡戒旦,则飘尔晨征;日薄西山,则马首靡托〔5〕。寻历曲阻,则沉思纡结,乘高远眺,则山川悠隔〔6〕。或乃回飙狂厉,白日寝光,崎岖交错,陵隰相望〔7〕。徘徊九皋之内,慷慨重阜之巅,进无所依,退无所据,涉泽求蹊,披榛觅路,啸咏沟渠,良不可度〔8〕。斯亦行路之艰难,然吾心之所惧也。
 
至若兰茝倾顿,桂林移植,根萌未树,牙浅弦急〔9〕,常恐风波潜骇,危机密发,斯所以怵惕于长衢,按辔而叹息也〔10〕。又北土之性,难以托根,投入夜光,鲜不按剑〔11〕今将植橘柚于玄朔〔12〕,蒂华藕于修陵,表龙章于裸壤,奏《韶》舞于聋俗,固难以取贵矣。夫物不我贵,则莫之与;莫之与,则伤之者至矣〔13〕。飘飖远游之士,托身无人之乡,总辔遐路,则有前言之艰;悬鞍陋宇,则有后虑之戒〔14〕;朝霞启晖,则身疲于遄征,太阳戢曜,则情劬于夕惕〔15〕;肆目平隰,则辽廓而无睹;极听修原,则淹寂而无闻。其悲夫! 心伤悴矣! 然后乃知步骤之士,不足为贵也〔16〕。
 
若乃顾影中原,愤气云踊,哀物悼世,激情风烈,龙睇大野,虎啸六合,猛气纷纭,雄心四据,思蹑云梯,横奋八极,披艰扫秽,荡海夷岳,蹴昆仑使西倒,蹋太山令东覆,平涤九区,恢维宇宙,斯亦吾之鄙愿也。时不我与,垂翼远逝,锋钜靡加,翅翮摧屈,自非知命,能不愤悒者哉!
 
汝子植根芳苑,擢秀清流,布叶华崖,飞藻云肆,俯据潜龙之渊,仰荫栖凤之林,荣曜眩其前,艳色饵其后,良俦交其左,声名驰其右,翱翔伦党之间,弄姿帷房之里,从容顾眄,绰有余裕,俯仰吟啸,自以为得志矣,岂能与吾同大丈夫之忧乐者哉!
 
去矣嵇生,永离隔矣!茕茕飘寄,临沙漠矣!悠悠三千,路难涉矣!携手之期,邈无日矣!思弥结,谁云释矣!无金玉尔音,而有遐心。身虽胡、越,意存断金。各敬尔仪,敦履璞沉,繁华流荡,君子弗钦〔17〕。临书悢然,知复何云!
 
注释
〔1〕本文是赵景真写给嵇康兄之子嵇茂齐的一封信。
〔2〕梁生:指梁鸿,字伯鸾。东汉扶风人。
〔3〕嘉遁:合乎情理的主动退隐。指老子与梁鸿的退隐。恋恨:留恋遗恨。指老子之叹,梁鸿之长歌。
〔4〕背:离。荣宴:丰美的宴会。辞:离别。伦好:同辈好友。迥路:远路。
〔5〕鸣鸡:啼鸣报晓之鸡。戒旦:报告天明。飘尔:即飘然,指漂泊不定的样子。晨征:清晨踏上征途。薄:迫近。马首靡托:车马不知投宿何处。
〔6〕寻历:经历。曲阻:艰难曲折。沉思纡结:愁思郁结于心。悠隔:遥远阻隔。
〔7〕回飙(biāo):回旋的暴风。
〔8〕九皋(gāo):深曲的沼泽。皋:沼泽。慷慨:感叹失意的样子。重阜:高山。阜:土山。披榛:拨开丛生的草木。良:诚。度:越过。
〔9〕兰茝(zhǐ):兰草和白芷两种香草。牙浅:牙浅露之时,指弩牙钩住弓弦之时。弦急:弓弦已经拉紧。喻敌对势力将弦上之箭瞄准自己。
〔10〕潜骇:暗中忽起。危机:危险的机牙。密发:秘密的发动。喻自己常恐遭受敌对势力的偷袭与暗算。怵(chù)惕:戒惧。长衢(qú):长路,达道。按辔:控制马缰绳使车马徐行。〔11〕北土:北方。托根:扎根。夜光:夜光璧,一种美玉。鲜:少。按剑:以手紧握剑把,疑惧警惕的样子。
〔12〕橘柚:橘树和柚树。玄朔:北方。
〔13〕物:世俗,事物。贵:重视。与:结交,交往。伤:伤害。
〔14〕飘飖(yáo):漂泊不定。托身:暂住。无人:指无人理解。总辔:按辔。遐路:路。悬鞍陋宇:悬挂马鞍于所居的陋室。
〔15〕启晖:发出光辉,指天刚亮。遄(chuán)征:速前行。戢曜:收敛光芒,指天黑。
〔16〕步骤之士:长途驱驰奔波之人。
〔17〕各敬:各自敬重,慎重。尔仪:你们的威仪。敦履:敦厚踏实。
 
译文
吕安禀白:从前老子西入秦,来至函谷关而感叹;梁鸿往南去越地,登上北邙山而长歌。以老子、梁鸿合乎情理的主动隐退,尚且怀有依恋遗恨之情,何况不得已而漂泊远离的人呢!
离别之后,离群独游,离开盛宴,辞别同辈好友,经历遥远的路途,跋涉于沙漠之中。鸣鸡报晓,就飘然清晨远征;日落西山,却惶然不知车马寄居何处。连续经历艰难曲折,心情沉重愁思郁结于心;登上高山远望,则山川悠远而阻隔。有时回旋的暴风猛烈狂吹白日暗淡无光,崎岖的山路纵横交错,山陵与低地相望。车马徘徊于深曲的沼泽之间,跋涉者慨叹于重叠的高山之巅。前进无所依托,后退无所依据。徒步涉水寻找小径,拨开树丛寻觅道路,悲啸咏叹于沟渠,确实不可通过。这也就是行路的艰难,但并不是我内心所畏惧的。
 
至于我远离故土漂泊异乡,就如兰倾倒枯萎,桂树之林移植于他乡,根茎虽萌生而还未长成,弩牙浅露弓弦已拉紧,常恐风波暗中忽起,危机秘密发动。这就是我恐惧担心于长路骑马缓行而叹息的原因啊。再说北方的土质性寒,即使投人以夜光之璧,也很少不按剑相向的。现在将产于南方的橘柚移植于北方,把水生的莲花莲藕种在高山上,把龙衮礼服章甫礼帽运到裸体文身之国去推销,把典雅的《韶舞》演奏给不懂音乐的俗人去听,就难以被对方接受、重视。对方的世俗之人不重视我,我就不能同对方交往;不与对方交往,那么伤害我的人就来临了。漂泊远游之士,寄身无人理解的异乡,骑马缓行于长途远路,则有前面所述长途跋涉的艰难;停车悬挂马鞍于寓居的陋室,则有后来感受到的恐惧忧虑;朝霞初现光辉,就拖着疲惫的身子急速前行;太阳收敛了最后的光辉,则因劳苦而心情愁苦戒惧;极目远望大平原,则大地辽阔一无所见;尽力谤听广阔的高原,则一片寂静而无所闻。唉,何等悲啊!真叫人伤心忧愁啊!然后才知长途驱驰奔波之士,不值得被人重视。
 
若回顾往日在中原的情景,激愤之气如云踊起,为世事伤感愤慨,激情如狂风般猛烈,如龙顾盼于广大的原野,如猛虎长啸于天地四方,猛气纷纭横溢,雄心占据四方,一心想登上云梯,奋发横行八方之地,排除艰难扫除污秽,震荡四海夷平五岳,踢昆仑使其西倒,踏泰山令其向东倾覆,平定扫除九州,恢复维系宇宙,这就是我个人的志愿。无奈时运不给我机遇,只能低垂羽翼远游他乡,纵使刀剑尚未施加于己身,但双翅已被摧折。除非安于天命而自甘无所作为,谁能不愤慨忧伤呢!
 
您植根于芳苑,像鲜花开放于清流之畔,绿叶散布山崖,文采飞扬直上云端,俯身占有潜龙的深渊,仰首荫庇于栖凤之林,在你的前后有眩目的荣耀,诱人的美色,左右有交往的良朋,飞驰的声名,你交游于朋辈之间,赏玩美色于内室之里,从容游赏悠闲自在,俯吟仰啸,自以为得志,怎能与我共同感受大丈夫的忧乐呢!
 
别了嵇生,永远别离相隔了!我孤独无依漂寄异乡,面临沙漠了!悠悠漫长行程三千里,道路难于跋涉!相聚携手之期,已渺茫无日了!思念之心更加郁结,谁说能消释!听不到你金玉一样的声音,只有一片思念远方好友之心。你我相隔如胡越般遥远,但友谊忠贞不移可断金。希望我们各自慎重保持威仪,敦厚踏实质朴深沉,繁华放荡的生活作风,君子从来不敬重。面对书信深感惆怅,不知再说什么!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赵景真
赵景真简介

赵景真,名至,景真是字。后改名浚,字允元。代郡人,寓居洛阳。西晋文学家。少时感母训勉之言,从师受学。及长才思敏捷,志高气盛。后出仕辽东,屡断大狱,太康中(太康285年左右),以良吏往赴洛阳,方知母已亡故,又自感才高位卑,壮志难酬,于是悲愤交加,吐血而死。其作《与嵇茂齐书》为世所称道。

友情链接: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