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乐毅

报燕惠王书(乐毅)

提要
《报燕惠王书》选自《燕策二》。燕昭王二十八年(前284年),乐毅为燕昭王组成赵、楚、韩、魏、燕5国联军,率军伐齐,先后攻下70余城,齐国濒于灭亡。燕昭王死,惠王即位,中齐反间计,使骑劫代乐毅为将。乐毅逃到赵国。齐将田单用火牛阵击败燕,一举收复70余城。燕惠王悔恨,派人责备乐毅不该为自己打算,有负先王知遇之恩。乐毅于是写了这封长信作答。信中先说自己受先王重用,率军伐齐,威震当世;能以伍子胥自比,表示自己对燕忠心不二,但不愿重返燕国,以免“离毁辱之非,堕先王之名”。书信从剖析自己心迹的角度出发,表明了自己对先王的感激和依恋,表明了自己对燕国的忠诚,同时用深沉的幽怨和婉转的言辞反驳了惠王的指责。
 
原文
昌国君乐毅,为燕昭王合五国之兵而攻齐,下七十余城,尽郡县之以属燕。三城未下,而燕昭王死。惠王即位,用齐人反间,疑乐毅,而使骑劫代之将。乐毅奔赵,赵封以为望诸君。齐田单诈骑劫〔1〕,卒败燕军,复收七十余城以复齐。
燕王悔,惧赵用乐毅,乘燕之敝以伐燕。燕王乃使人让乐毅,且谢之曰:“先王举国而委将军,将军为燕破齐,报先王之仇,天下莫不振动。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! 会先王弃群臣,寡人新即位,左右误寡人;寡人之使骑劫代将军,为将军久暴露于外,故召将军,且休计事。将军过听,以与寡人有隙,遂捐燕而归赵。将军自为计则可矣,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?”
望诸君乃使人献书报燕王曰:“臣不佞,不能奉承先王之教,以顺左右之心,恐抵斧质之罪,以伤先王之明,而又害于足下之义,故遁逃奔赵。自负以不肖之罪,故不敢为辞说。今王使使者数之罪,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,而又不白于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,故敢以书对。
“臣闻贤圣之君,不以禄私其亲,功多者授之;不以官随其爱,能当者处之。故察能而授官者,成功之君也;论行而结交者,立名之士也。臣以所学者观之,先王之举错,有高世之心,故假节于魏王,而以身得察于燕。先王过举,擢之乎宾客之中,而立之乎群臣之上,不谋于父兄,而使臣为亚卿。臣自以为奉令承教,可以幸无罪矣,故受命而不辞。
 
“先王命之曰:‘我有积怨深怒于齐,不量轻弱,而欲以齐为事。’臣对曰:‘夫齐,霸国之余教,而骤胜之遗事也〔2〕。闲于甲兵〔3〕,习于战攻。王若欲伐之,则必举天下而图之。举天下而图之,莫径于结赵矣。且又淮北、宋地〔4〕,楚、魏之所同愿也。赵若许约,楚、赵、宋尽力〔5〕,四国攻之,齐可大破也。’先王曰:‘善!’臣乃口受令,具符节,南使臣于赵。顾反命,起兵随而攻齐。以天之道,先王之灵,河北之地,随先王举而有之于济上。济上之军,奉令击齐,大胜之。轻卒锐兵,长驱至国。齐王逃遁走莒〔6〕,仅以身免。珠玉财宝,车甲珍器,尽收入燕。大吕陈于元英〔7〕,故鼎反乎历室〔8〕,齐器设于宁台〔9〕;蓟邱之植〔10〕,植于汶篁。自五伯以来,功未有及先王者也。先王以为顺于其志,以臣为不顿命,故裂地而封之,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。臣不佞,自以为奉令承教,可以幸无罪矣,故受命而弗辞。
“臣闻贤明之君,功立而不废,故著于《春秋》;蚤知之士,名成而不毁,故称于后世。若先王之报怨雪耻,夷万乘之强国,收八百岁之蓄积。及至弃群臣之日,遗令诏后嗣之余义,执政任事之臣,所以能循法令、顺庶孽者,施及萌隶,皆可以教于后世。
 
“臣闻善作者不必善成,善始者不必善终。昔者伍子胥说听乎阖闾〔11〕,故吴王远迹至于郢。夫差弗是也,赐之鸱夷而浮之江〔12〕。故吴王夫差不悟先论之可以立功,故沉子胥而弗悔;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〔13〕,故入江而不改。
“夫免身全功,以明先王之迹者,臣之上计也。离毁辱之非,堕先王之名者,臣之所大恐也。临不测之罪,以幸为利者,义之所不敢出也。
“臣闻古之君子,交绝不出恶声;忠臣之去也,不洁其名。臣虽不佞,数奉教于君子矣。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,而不察疏远之行也。故敢以书报,唯君之留意焉。”
 
注释
〔1〕田单:齐将,临淄(山东淄博)人。他施用反间计,使燕惠王除去乐毅的兵权,又用火牛阵击败燕军,一举收复七十余城,被齐襄王任为相国,封安平君。
〔2〕骤:多次。
〔3〕闲:通“娴”,娴熟。
〔4〕宋地:在今皖、苏、豫、鲁之间,为齐、魏、楚所灭,各得地三分之一。
〔5〕这里的“宋”,实指占领宋地的魏国,因魏想趁机占有原属于宋国的齐国土地。
〔6〕莒:古邑名,在今山东莒县。
〔7〕大吕:齐国钟名。元英:燕国宫殿名。
〔8〕历室:燕国宫殿名。
〔9〕宁台:燕国台名,在今河北蓟县。
〔10〕蓟邱:燕国都城,在今北京市境。
〔11〕伍子胥:春秋时吴国大夫。名员,字子胥。楚大夫伍奢的儿子。楚平王杀伍奢,他逃到吴国,帮助阖闾刺杀吴王僚,夺取王位,攻破楚国,因功封于申,又称申胥。
〔12〕鸱夷:皮囊。吴王夫差时,伍子胥因劝王拒绝越国求和与停止攻齐,遭到疏远。后夫差赐剑命其自杀,把尸体装进皮囊,投放江中。
〔13〕蚤:通“早”。
 
译文
昌国君乐毅,帮助燕昭王联合五国的军队攻打齐国,占领七十多座城池,将它划分郡县全都归属燕国。剩下三城没有攻下,燕昭王就死了。惠王即位,却误用了齐国人的反间计,怀疑乐毅,派骑劫代替他掌管军权。乐毅投奔赵国,赵国封他作望诸君。齐国的田单用计诈骗骑劫,终于击败燕军,又收回七十余城,从而恢复了齐国的土地。
燕惠王懊悔了,担心赵国重用乐毅,会乘燕国疲败的机会来攻打燕国。于是惠王派人用言辞责怪乐毅,并向他谢罪说:
“先王把整个国家委托给将军,将军替燕国攻破齐国,报掉先王的深仇,天下没有人不受到震动,我又怎么敢一天就忘掉将军的功绩呢! 正遇上先王丢弃群臣仙逝,我刚刚即位,身边的人误了我,我派骑劫代替您率领大军,是因为您长期在外转战辛劳,饱受风寒,所以才召回将军,暂且休息一下好商讨国家大事。将军误听了别人的话,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怨恨,就抛弃了燕国而归附了赵国。将军若为自己着想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又用什么来报答先王礼遇将军的真诚心意呢?”
 
望诸君便派人奉上书信回答燕王说:“我没有才能,未能遵承先王的教导,来顺从您身边大臣的心愿,又担心遭到斩首的罪名,损伤先王的知人之明,也损害您的处人情义,因此逃走投奔赵国。自己感到承担着不才的罪名,所以不敢用言辞来辩解。如今大王派使者责备我的罪过,我担心侍奉您的人不能领会先王器重厚爱我的道理,又不明白我事奉先王忠心耿耿的原因,所以才敢用这封信作为回答。
“我听说贤能圣明的君主,不用爵禄自己偏爱的亲信,功劳多的人就授给他;不拿官职来随便赏赐自己喜欢的人,真有能力担任的才让他担任这种官职。因此经过考察才干然后授予官职的,是事业得以成功的君主;选择有品行的人交结朋友,是能树立名声于世的人。我凭借所学得的知识来观察,先王的举动和采取的措施,都有着高出世人的用心,因此使得我凭借魏王的符节使燕,从而亲自观察燕国的国情。承蒙先王格外的赏识,把我从众多宾客中选拔出来,职位安排在群臣的上面,未向宗室父兄商量,就委任我作亚卿。我自己认为奉行君主的旨令并承受教导,就能幸运地不会招致罪责了,所以接受了先王的命令而不推辞。
 
“先王命令我说:‘我对齐国有着深怒重怨,不衡量自己力量的轻弱,一心只把向齐国报仇作为大事。’我回答说:‘齐国还有着称霸诸侯时遗留下的教化,又有多次获胜保存下来的经验,对军事很熟练,又通晓攻战的策略。大王假使要攻打它,就一定要动员全国的力量来谋划夺取它。动员全国的力量来谋划夺取它,没有比结交赵国更直接的了。况且齐国占有的淮北地带和原属宋国的土地,楚国和魏国都想得到它。假若赵国同意与燕国缔约,楚国、赵国、宋国再尽力合作,用四国的兵力攻打它,这样就能大败齐国了。’先王说:‘很好!’于是我就接受了先王亲口发出的命令,备办了符节,出使到南面的赵国。完成使命归来回报后,便接着发兵攻打齐国。凭借上天的规律和先王的灵感,黄河以北的土地,随着先王的行动逐步占有直到济水边上。济水边上的军队,又奉命追击齐军,获得大胜。使用锐利武器的轻装士卒,长驱直入,一直打到齐国的都城。齐王逃跑到莒城,仅仅保住自己免于一死。齐国的珠玉财宝,车马武器和珍贵的器物,全部缴获运到燕国。大吕钟器陈列到元英宫,燕国的故鼎又从齐国手中获得而返回历室宫,从齐国夺来的祭器,放置在宁台;燕国都城蓟丘的树木,可以种植到齐国汶水的竹园里了。自从著名的五霸以来,他们所成就的功业没有能比得上先王的了。先王认为他的心愿已顺利实现,也认为我没有困扰使命,因此分出土地封给我,让我能比得上小国的诸侯。我没有才能,自己认为奉行君主的旨令并承受教导,就能幸运地不会招致罪责了,所以接受了先王的命令而不推辞。
 
“我听说贤明的君主,对于功业建立的人就不再废弃他,因此著述在《春秋》上面;有先见之明的人,名声有了成就不再败毁他,因此得到后世的称颂。象先王那样报了怨恨,雪了国耻,踏平了拥有万乘的强国,收缴了齐国八百年积蓄起来的财物。直到他丢弃群臣离开人世的时刻,还留下遗命诏告后世子孙应遵从的遗训,这就是执政任事的臣子能够遵循法令、顺服百姓的原因,将先王的遗训推行到百姓中间,都可以用来教育后世的。“我听说善于制作的人,不一定能很好地完成;善于开头的人不一定有很好的结局。从前子胥向吴王阖闾劝说并被接受,因此阖闾能率军长驱直入打到楚国都城郢地。吴王夫差就是这样了,竟然赐一个皮袋将伍子胥装入投到江中漂浮。因为吴王夫差不懂得伍子胥生前的主张可用来成就功业,因此把伍子胥沉入江中而不懊悔;伍子胥没能及早看到阖闾和夫差两位君主的不同器量,因此被投入江中还未改变自己的主张。“避开自身的灾祸,保全建立的功业,用来表明先王不朽业绩的,这就是我的上策。遭到诽谤羞辱的非难,堕毁先王的名声,这是我最担心的事。面临不测的罪名,靠侥幸来谋取私利,从道义上说我是不敢这样做的。“我听说古时的君子,彼此交往断绝也不发出辱骂别人的话;忠臣被迫离开了,也不用辩解维护自己洁白的名声。我虽然不才,也多次承奉到您的教导了。我唯恐您只听信左右亲信的意见,而不能理解我这已被疏远的人的言行,因此冒昧地用这封信作为回答,希望您能留心我所陈述的理由。”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乐毅
乐毅简介

乐毅(yuè yì),生卒年不详,子姓,乐氏,名毅,字永霸。中山灵寿(今河北灵寿西北)人,战国后期杰出的军事家,魏将乐羊后裔,拜燕上将军,受封昌国君,辅佐燕昭王振兴燕国。公元前284年,他统帅燕国等五国联军攻打齐国,连下70余城,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,报了强齐伐燕之仇。后因受燕惠王猜忌,投奔赵国,被封于观津,号为望诸君。

友情链接: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