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姜夔

淡黄柳·空城晓角(姜夔)

《淡黄柳·空城晓角》是宋代词人姜夔的作品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首词写游子客中的伤春愁绪。首先写早晨起来见到早春柳色,不觉想念江南。下阕续写寒食,携酒寻找所恋,突出“怕梨花落尽成秋色”的人生感喟。“唯有池塘自碧”的境界,则表出对于人生与自然的无奈,道尽了闲愁中人的迷惘和惶惑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原文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客居合肥南城赤阑桥①之西,巷陌凄凉,与江左②异。唯柳色夹道,依依可怜。因度此阕,以纾③客怀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空城晓角④,吹入垂杨陌。马上单衣寒恻恻⑤。看尽鹅黄⑥嫩绿,都是江南旧相识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正岑寂⑦,明朝又寒食。强携酒、小桥⑧宅。怕梨花落尽成秋色。燕燕飞来,问春何在?唯有池塘自碧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注释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①赤阑桥:红色栏杆的桥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②江左:泛指江南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③纾:消除、抒发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④晓角:早晨的号角声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⑤恻恻:凄寒。韩偓《夜深》(一作《寒食夜》):“恻恻轻寒翦翦风。”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⑥鹅黄:形容柳芽初绽,叶色嫩黄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⑦岑寂:寂静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⑧小桥:后汉乔玄次女为小桥,此或借之谓合肥情人。桥本是姓。大桥、小桥,见《三国志•吴书•周瑜传》。后来多省作“乔”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翻译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我居住在合肥南城赤阑桥之西,街巷荒凉少人,与江左不同。只有柳树,在大街两旁轻轻飘拂,让人怜惜。因此创作此词,来抒发客居在外的感受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拂晓,空不见人的城里吹起了号角,角声回荡在两旁种植垂杨的路上。我身穿单衣骑在马上,感到一阵寒冷凄凉。沿途,我看遍了鹅黄嫩绿的柳色,这柳色都是我从前在江南时早就熟悉了的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在周围正冷落寂静之际,忽想起明天又是寒食节了。我强打精神,带了酒,前往我那位姑娘的住宅。我怕的是梨花落尽以后,残春的景象会跟秋天一样。燕子飞来时,一定会惊问:春天到哪里去了呢?那时,只有那池塘自己呈现着一片碧绿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赏析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金人入侵,由于南宋小朝廷偏安江南一隅,江淮一带在当时已成边区。符离之战后,百姓四散流离,一眼望去,满目荒凉。合肥的大街小巷,多植柳树。作者客居南城,其时已近寒食,春光明媚。但人去苍茫,只有绿柳夹道,仿佛在向作者呜呜倾诉,有感于此,作者便作了这首《淡黄柳》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上片写清晓在垂杨巷陌的凄凉感受,主要是写景。首二句写所闻,“空城”先给人荒凉寂静之感,于是,“晓角”的声音便异常突出,如空谷猿鸣,哀转不绝,像在诉说此地的悲凉。听的人偏偏是异乡作客,更觉苦痛,此二句与《杨州慢》“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”意境相近。那词前面还说:“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”此词虽未明言,但其首二句传达的“巷陌凄凉”之感,亦有伤时意味,不惟是客中凄凉而已。紧接一句是倒卷之笔,点出人物,原来是骑在马上踽踽独行的客子,同时写其体肤所感。将“寒恻恻”的感觉系于衣单不耐春寒,表面上是记实,其实这种生理更多地来自“清角吹寒”的心理感受。繁荣已成为过去,无奈春光依旧,物是人非,更添身世之感。下二句写所见,即夹道新绿的杨柳。“鹅黄嫩绿”四字形象地再现出柳色之可爱。“看尽”二字既表明除柳色外更无悦目之景,又是从神情上表现游子内心活动——“都是江南旧相识”。“旧相识”唯杨柳(江南多柳,所以这样说),这是抒写客怀。而“柳色依依”与江左同,又是反衬着“巷陌凄凉,与江左异”,语意十分深沉。于是,作者就从听觉、肤觉、视觉三层写出了“岑寂”之感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下片开头以“正岑寂”三字收束上片,包笼下片。当此心情寂寞之际,又逢“寒食”。虽是荒凉的“空城”,没有士女郊游的盛况,但客子“未能免俗”,于是想到本地的相好。白石词中提到合肥相好实有姊妹二人,一是能拨春风的大乔,一是能妙弹琴筝的小乔。说“强携酒、小桥宅”,是本无意绪而勉强邀游,“携酒”上着“强”字,已预知其后醉不成欢惨将别的惨景。上数句以“正岑寂”为基调,“又寒食”的“又”字一转,说按节令自该应景为欢:“强”字又一转,说载酒寻欢不过是在凄凉寂寞中强遣客怀而已。再下面“怕梨花落尽成秋色”的“怕”字又一转,说勉强寻春遣怀,仍恐春亦成秋,转添愁绪。合肥之秋如何?作者只将李贺“梨花落尽成秋苑”易一字叶韵,又添一“怕”字,意恐无花即是秋,语便委婉。以下三句更将花落春尽的意念化作一幅具体图画,以“燕燕归来,问春何在”二句提唱,以“唯有池塘自碧”景语代答,上呼下应,韵味自足。“自碧”,是说池水无情,则反见人之多感。这最后一层将词中空寂之感更写得切入骨髓闻之惨然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全词从听角看柳写起,渐入虚拟的情景,从今朝到明朝,从眼中之春到心中之秋,其惆怅情怀已然愈益深浓。然而还不仅此。前人曾道“自古逢秋悲寂寥”,作者却写出江淮之间春亦寂寥,并暗示这与江南似相同而又相异,又深忧如此春天恐亦难久。这就使读者感到全词的情感决非“客怀”二字可以说尽,作者的感时伤春,实际上反映出同时代人的一种普通的忧惧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,大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末日之感。因此张炎赞此词:“不惟清空,且又骚雅,读之使人神现飞越。”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姜夔
姜夔简介

姜夔(kuí)(1154-1221),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汉族,饶州鄱阳(今江西省鄱阳县)人。南宋文学家、音乐家。他少年孤贫,屡试不第,终生未仕,一生转徙江湖,靠卖字和朋友接济为生。他多才多艺,精通音律,能自度曲,其词格律严密。其作品素以空灵含蓄著称,姜夔对诗词、散文、书法、音乐,无不精善,是继苏轼之后又一难得的艺术全才。姜夔词题材广泛,有感时、抒怀、咏物、恋情、写景、记游、节序、交游、酬赠等。他在词中抒发了自己虽然流落江湖,但不忘君国的感时伤世的思想,描写了自己漂泊的羁旅生活,抒发自己不得用世及情场失意的苦闷心情,以及超凡脱俗、飘然不群,有如孤云野鹤般的个性。[1]姜夔晚居西湖,卒葬西马塍。有《白石道人诗集》、《白石道人歌曲》、《续书谱》、《绛帖平》等书传世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