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作者:周邦彦

兰陵王·柳阴直(周邦彦)

《兰陵王·柳阴直》是宋代词人周邦彦的作品,被选入《宋词三百首》。这是一首送别词,状写送客之离愁。全词共分三阕,每一阕有两层意思。上阕前五句写柳,后五句写自己的倦游心情。中阕前四句写送别,后四句设想朋友在离别后的旅途情景。下阕前五句写朋友旅途中的孤寂,最后五句回笔写自己的追忆。古人有折柳送行的习惯。这首词将咏柳和送别结合起来写,更能表现作者要表达的缠绵婉转的情绪。在此词中,有生活细节、有人物活动,有抒情主体的心理意绪,形成词作较为鲜明的叙事性和戏剧性特色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原文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兰陵王·柳阴直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柳阴直,烟里丝丝弄碧。隋堤上、曾见几番,拂水飘绵送行色。登临望故国,谁识京华倦客?长亭路,年去岁来,应折柔条过千尺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闲寻旧踪迹,又酒趁哀弦,灯照离席。梨花榆火催寒食。愁一箭风快,半篙波暖,回头迢递便数驿,望人在天北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凄恻,恨堆积!渐别浦萦回,津堠岑寂,斜阳冉冉春无极。念月榭携手,露桥闻笛。沉思前事,似梦里,泪暗滴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注释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本篇又题作“柳”,借咏柳伤别,抒写词人送别友人之际的羁旅愁怀。兰陵王:词调名,首见于周邦彦词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柳阴直:长堤之柳,排列整齐,其阴影连缀成直线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烟里丝丝弄碧:笼罩在烟气里细长轻柔的柳条随风飞舞,舞弄它嫩绿的姿色。弄:飘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隋堤:汴京附近汴河之堤,隋炀帝时所建,故称。是北宋是来往京城的必经之路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拂水飘绵:柳枝轻拂水面,柳絮在空中飞扬。行色:指行人出发时的情况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故国:指首都汴京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京华倦客:作者自谓。京华,指京城,作者久客京师,有厌倦之感,故云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长亭:古时驿路上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,供人休息,又是送别的地主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应折柔条过千尺:古人有折柳送别之习。过千尺:极言折柳之多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旧踪迹:指往事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又:又逢。酒趁哀弦:饮酒时奏着离别的乐曲。趁:逐,追随。哀弦:哀怨的乐声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离席:饯别的宴会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梨花榆火催寒食:饯别时正值梨花盛开的寒食时节。唐宋时期朝廷在清明日取榆柳之火以赐百官,故有“榆火”之说。寒食:清明前一天为寒食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一箭风快:指正当顺风,船驶如箭。半篙波暖:指撑船的竹篙没入水中,时令已近暮春,故曰波暖。迢递:遥远。驿:驿站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望:回头看。人:指送行人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别浦:送行的水边。萦回:水波回旋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津堠:码头上供撩望歇宿的处所。岑寂:冷清寂寞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冉冉:慢慢移动的样子。无极:无边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念:想到。月榭:月光下的楼台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月榭:月光下的亭榭。榭,建在高台上的敞屋。露桥:沾满露水的桥边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翻译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两行柳影笔直伸向远处,烟雾里条条绿丝带炫耀着自己的葱翠。在这道隋堤上,我曾经有多少次见它轻拂水面,扬起飞絮,为人送行。登高临远,我眺望那故乡所在,有谁知道我只是一个厌倦了京城生活的旅客!这经过长亭的道路,年复一年,人们折下那些赠别的柔条,连在一起恐怕都不止千尺了罢!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我多余地去寻找旧时共游的踪迹。不觉又是酒伴着哀怨的琴筝,灯照着饯别的宴席。这是正当梨花开放,准备取榆柳之火,快到寒食节的时候。行客愁看风送船行,其快如箭,在春水暖波中点篙而前,待回头时,早走了不少路,过了好几处驿站了。再望送行之人已远在天北了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我黯然凄怆,离恨在心头积聚起来。渐渐地只留下眼前的河水曲折回绕,渡口的土堡静寂无声,太阳慢慢地向西,春色无边无际。记得从前我们在月下的楼台上,曾手拉手共赏夜景;也曾在露水沾湿的桥头,倾听远处传来的笛声。往事回想起来,好像做了一场梦,不觉暗暗地流下眼泪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赏析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这首词是周邦彦在徽宗重和元年(1118)春天,自徽猷阁待制提举大晟府出知真定府(今河北正定县)时,留别汴京故旧之作。该词在两宋之交可谓妇孺皆知,《樵隐笔录》云:”绍兴初,都下盛行周清真《兰陵王慢》,西楼南瓦皆歌之,谓之《渭城三叠》。以周词凡三换头,至末段声尤激越,惟教坊老笛师能倚之以节歌者。”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柳在古代常被寄以留别之情,古人即有折柳送别的的说法。词以柳起兴,借柳写离愁,并将场景设于清寒的春天,更增离别之愁绪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柳阴直,烟里丝丝弄碧”写的是作者此离开京华时隋堤上所见的柳色。所谓“柳阴直”,极类绘画中的透视画面:时当正午,日悬中天,柳树的阴影不偏不倚直铺地上,而长堤之上,柳树成行,柳阴沿长堤伸展开来,划出一道直线。“烟里丝丝草碧”转而写柳丝:新生的柳枝细长柔嫩,象丝一样;它们仿佛也知道自己碧色可人,就故意飘拂着以显示它们的美,而柳丝的碧色透过春天的烟霭看去,更有一种朦胧的美。这样的柳色已不止见了一次,那是为别人送行时看到的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隋堤上、曾见几番,拂水飘绵送行色。“隋堤指汴京附近汴河的堤,因为汴河是隋朝开的,所以称隋堤。”行色“,行人出发前的景象。柳”拂水飘绵“如送行色。这四个字锤炼得十分精工,生动地摹画出柳树依依惜别的情态。那时词人登上高堤眺望故乡,别人的回归触动了自己的乡情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这个厌倦了京城生活的客子的凄惘与忧愁有谁能理解呢?隋堤柳只管向行人拂水飘绵表示惜别之情,并没有顾到送行的京华倦客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接着,将思绪又引回到柳树上面:“长亭路,年去岁来,应折柔条过千尺。”古时驿路上十里一长亭,五里一短亭。亭是供人休息的地方,也是送别的地方。词人设想,长亭路上,年复一年,送别时折断的柳条恐怕要超过千尺了。这几句表面看来是爱惜柳树,而深层的涵义却是感叹人间离别的频繁。“寻”是寻思、追忆、回想的意思。“踪迹”指往事而言。当船将开未开之际,词人忙着和人告别,不得闲静。而这时船已启程,周围静了下来,自己的心也闲下来了,就很自然地要回忆京华的往事。“又酒趁哀弦,灯照离席。梨花榆火催寒食。”意思是:想当初寒食节前的一个晚上,情人为他送别。送别的宴席上灯烛闪烁,伴着哀伤的乐曲饮酒。这里的“又”字是说从那次的离别宴会以后词人已不止一次的回忆,如今坐船上又一次回想到那番情景。“梨花榆火催寒食”写明那次饯别的时间。寒食节清明前一天,旧时风俗,寒食这天禁火,节后另取新火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唐制,清明取榆、柳之火以赐近臣。“催寒食”的“催”字有岁月匆匆之感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“愁一箭风快,半篙波暖,回头迢递便数驿,望人天北。”这四句是作者自己从船上回望岸边的所见所感。“愁一箭风快,半篙波暖,回头迢递便数驿”,风顺船疾,行人本应高兴,词里却用一“愁”字,这是因为有人让他留恋着。回头望去,那人已若远天边,只见一个难辨的的身影。“望人天北”五字,包含着无限的怅惘与凄惋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第二叠写乍别之际,第三叠写渐远以后。“凄恻,恨堆积!”“恨”这里是遗憾的意思。船行愈远,遗憾愈重,一层一层堆积心上难以排遣,也不想排遣。“渐别浦萦回,津堠岑寂,斜阳冉冉春无极。”从词开头的“柳阴直”看来,启程中午,而这时已到傍晚。“渐”字也表明已经过了一段时间,不是刚刚分别时的情形了。这时望中之人早已不见,所见只有沿途风光。大小有小口旁通叫浦,别浦也就是水流分支的地方,那里水波回旋。“津堠”是渡口附近的守望所。因为已是傍晚,所以渡口冷冷清清的,只有守望所孤零零地立那里。景物与词人的心情正相吻合。再加上斜阳冉冉西下,春色一望无边,空阔的背景越发衬出自身的孤单。他不禁又想起往事:“念月榭携手,露桥闻笛。沉思前事,似梦里,泪暗滴。”月榭之中,露桥之上,度过的那些夜晚,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,宛如梦境似的,一一浮现眼前。想到这里,不知不觉滴下了泪水。“暗滴”是背着人独自滴泪,自己的心事和感情无法使旁人理解,也不愿让旁人知道,只好暗自悲伤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 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这首是词里借咏柳写离愁的名篇,笔调细致,感情真挚而深沉,一片离情融化萦回在词中,令人回还往复,吟味不已。此词尤善铺叙,富艳精工,集中地代表了北宋慢词所达到的艺术水平。 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周邦彦
周邦彦简介

周邦彦(1056-1121)北宋词人。字美成,号清真居士,钱塘(今浙江杭州)人。官历太学正、庐州教授、知溧水县等。少年时期个性比较疏散,但相当喜欢读书,宋神宗时,写《汴都赋》赞扬新法。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,提举大晟府(最高音乐机关)。精通音律,曾创作不少新词调。作品多写闺情、羁旅,也有咏物之作。格律谨严,语言曲丽精雅,长调尤善铺叙。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。作品在婉约词人中长期被尊为“正宗”。旧时词论称他为“词家之冠”或“词中老杜”。有《清真居士集》,已佚,今存《片玉集》。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