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
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

原文
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
 
注释
有:同又。
学:学问、学习。
立:站稳脚跟。
不惑:不被迷惑。
耳顺:明辨是非的能力。
不逾矩:不越出规矩。
 
译文
孔子说:“我十五岁立志于学习,三十岁在社会上站稳了脚跟,四十岁遇事不感到迷惑,五十岁懂得天命,六十岁听人说话能够明辨是非,七十岁随心所欲去做,也不越出规矩。
 
赏析
本章是孔子自述立志、立身,成道的经历,是其自身求道实践的总结。十五岁可谓人生的一大转折,是从童年向青年的过渡,是由幼稚顽皮走向成熟与深沉,十五岁的青年才真正开始走向社会去探索人生。这时一定要立下大志,只有立下大志才能有一个理想目标,促使你去奋斗。
 
《大学》言:“知止而后有定”,“十有五而志于学”便是“知止”与立“定”的过程。孔子十分重视立志,他自己在十五岁时,便已经立定了一生的追求目标,这个“止”是什么呢?这便是“道”,立志即“志于道。”有了这个“定”,其一生一直向着它去努力与奋斗,才可以说真正开始走上了修身成圣的成德之路。但立志是同学习分不开的,学习是实现志向的途径与手段。
 
孔子所学的内容便是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等六艺,当然并非仅把它们当作知识去学,而是在实践中学习,通过实践使学问内化于生命中,开发自己的智慧,丰富充实了自己的人生,使自己的生命发出圣人之光。三十岁,是人在社会上立住脚跟的时候,开始被社会承认。但“三十而立”,所立的是什么呢?“立子礼”、“据于德”,三十岁所立的便是礼,礼是一个人进入社会的前提,而德则是被他人与社会接受的根本。对于我们而言,同圣人相比,当然相差很远,但我们也有立,这个立便是作为一个人在社会上挺立,这便需要具有责任心。
 
三十岁的人可以说初尝做人的沉重,真可谓“任重而道远”,只有一个对社会,对自己及他人负责任的人,在社会上,人们才会跟你来往,才会尊重你,这时你才立了起来。进入四十岁以后,孔子在成德之路上小有所成,对我们这个世界,对人生及社会的认识,才开始清楚,能够做到明辨是非,但只有进入五十岁,其生命才至极限,才真正做到了义理精熟,生命饱满。这时对于自身的认识才真正完全。
 
“知天命”所知的是什么呢?古希腊曾有一句著名的格言是:“认识你自己”,孔子五十岁而知天命便是一种对自我能力的深刻认识。《易传》有言:“形而上者谓之道,形而下者谓之器,”而人恰恰是处在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的存在物,他本身便是形而上与形而下的结合。形而上可看作人的精神和理想,形而下则为人的肉体和现实。人一方面具有无所不能的可贵的思想、精神,它可超越时空的限制,在此中使人获得生命中的永恒。
 
但另一方面,人又是一个现实性的存在,具有生老病死的肉体,也正是肉体的存在使人具有了各种生理欲求,而求之不得的状况,导致展转反侧的痛苦。也正是由于人之肉体存在才束缚了人的自由,束缚了人的精神,使无限的精神与有限的肉体交织在一起。这样便使人处处受到自身自然条件的限制,而不能随心所欲。若谁想蔑视或试图冲破这种限制,那么自然会发生无情的悲剧。所以对人而言并无绝对自由,而所谓自由只是在人之能力范围内的自由。
 
那么在此之外又是有谁来负责呢?孔子认为,在此之外是由天或天命来掌握的,因此他对此表示出“六合之外存而不论”的态度,这便是“知天命”。当人能够熟知天命之后,那么就知道自己该干什么?不该干什么?那么就去做那些该干的事,便不难达到随心所欲的自由了,也只有象孔子这样的有智慧之人才会有这样的见地。孔子能知天命之后,便超越了自我的肉体存在,达到了与天合一的境界,这时其所作所为,无一不是出于自心之所欲,也无一不合于自然之则,合于天理。这时再来反观现实世界中的一切也无非理所当然,善亦可爱,恶亦可爱,从而从中发现无限的生命力。这便是“六十而耳顺”。
 
此时,孔子已跻身圣列,超出世人远甚,但圣人“极高明而道中庸”,在普通人看来孔子还是孔子,但实质上却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,孔子与此世界的关系已变,孔子眼中的世界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天理流行的世界,但孔子眼中世人依然是世人,只是更可亲,更可爱而已。达到此人生境界后,孔子便超越了时空,进入了历史,进入了海德格尔的存在状态。因此也获得了永恒的生命力,具有了无限的自由,自然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了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