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网

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 宋朝 金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

从今后玉容寂寞梨花朵,胭脂浅淡樱桃颗,这相思何时是可

从今后玉容寂寞梨花朵,胭脂浅淡樱桃颗,这相思何时是可?
 
出处
王实甫:《崔莺莺待月西厢记》。
【赏析】
莺莺满怀热情而来,衔悲含秋而去。结同心、成连理的憧 憬,成了泡影。想到又将回到深锁的闺房,一任韶华黯然逝去, 不禁满腔哀怨,万般无奈。这支曲子即从设想今后情状起唱。 “玉容”两句,是青春生命的描画,也是寂寞情怀的写照。其不如“何时是可”的相思,如天阔、如地厚、如海深、如山高。一 连串的比喻,一连串的叠词,从一颗刚刚蒙受严霜的心中流出, 是那样的执着痴情,又是那样的沉重苦涩。“昏邓邓”“白 下文 、 茫茫”、“碧悠悠”,形容了物态,也写出了心绪。这痛苦,是 “毒害”(狠毒、狠心)的老夫人一手酿成,她的赖婚,无情地搓碎了“颤巍巍双头花蕊”,割断了“香馥馥同心缕带”,摧折了“长搀搀连理琼枝”,耽误了女儿的青春,葬送了美满的婚姻。对老夫人“把甜句儿落空了他(指张生),虚名儿误赚(诳骗)了我”的狠毒伪善面目的清醒认识,标示着莺莺性格的重大转变。

http://www.shiciwang.org

友情链接:便民信息 公积金查询
警警
广西网警虚拟岗亭
首页 唐诗精选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经典名句 文言文篇 古文典籍 近现代诗 趣味对联 站点地图
察察
广西网警ICP备案
返回顶部